修心录_修心日光七之一 寿无可添 定死 2011年

来源:抑郁 发布时间:2018-10-19 点击:

修心日光七之一 寿无可添 定死 2011年

甘丹赤巴 日宗仁波切

中译:如性法师

日期:2011年2月27日 下午

接下来我们看到第二点,第二点最主要提到的是,「思惟寿无可添无间减少,是故定死」。所谓的「寿无可添」最主要意思是讲到,过去我们所造的业在今生感得这个人身之后,它的寿量是已经决定的,它是没有办法再添加的,并且它会不断的减少,因此我们终究必须要面临死亡。这个部分所提到的无常,是比之前「死主定来」所提到的无常更为的细緻。

在正文当中有提到,寿量本来就不多了,在这之上又无法增加、反而是不断的减少,「年由月逝而尽」,一年有十二个月,每一个月在消失的同时,这一年也跟着消失。「月由日逝而尽」,「月」是因为「日」的消失而尽。「日由昼逝夜逝而尽」,而一天当中又可以分为白天、以及晚上,「一天」就是因为白天、晚上消失之后,一天也就跟着消失。所以第二个部分(也就是第二个原因)里面,最主要提到的无常,是细分的无常,我们必须要思惟「寿命在每一分、每一秒当中都在消失」。(24页)

这个地方引到《入行论》当中的一句话:

「此寿恆损减,亦无余可添,我何能不死。」

「此寿恒损减」,我们的寿命从进入母胎之后,第二剎那就开始不断的减少,它减少的方式是一分一秒的在流失,「亦无余可添」,又没有其他的方式,能够让我们的寿命增添多一分,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何能不死」。

更进一步的,以多种的喻譬来作思惟,在《集法句》当中有提到:

「譬如舒经织,随所入纬线,速穷纬边际,诸人命亦尔。」

这当中的第一个譬喻是提到,当织布的工人在织布的时候,当纵向的经线已经处理完了,接下来要处理的就是横向的纬线。而横向的纬线不断的织,这时候每织一步,就离完成越靠近一步;我们人的生命也是如此,每过了一天寿命就少一天。

第二个譬喻:

「如诸定被杀,随其步步行,速至杀者前,诸人命亦尔。」

如果今天有一头畜生确定是要被宰杀的,这时候牠每走一步,牠的生命就少了一秒钟;相同的,我们人的生命也是如此,在活着的时候,我们的生命是随着呼吸之间不断的在减少。

第三个譬喻:

「犹如瀑流水,流去无能返,如是人寿去,亦定不回返。」

人的寿命就犹如同瀑布的流水般,一分一秒的在消失,并且消失之后,它没有办法再一次的去添加,所以当我们的寿命消失之后,是没有办法再重覆的。前面做了这三个譬喻,之后提到:

「艰劳及短促,此复有诸苦,唯速疾坏灭,如以杖画水。」

「艰劳及短促,此复有诸苦,」这当中的「艰劳」指的是什么?在五浊恶世的现今,虽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想要长寿,但是要长寿其实是不容易的,你要维持你的寿命是相当辛苦的。五浊恶世当中的其中一浊提到的就是「寿浊」,我们的寿命是没有办法被自己所控制的。而且在生活的过程中,外在的死缘相当的多;并且我们生病的同时,药物能够呈现出来的力量是有限的;而我们的福德又相当的微薄,所以想在五浊恶世的现今,维持长时间的这种寿命,这对我们而言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所以在五浊恶世时,我们的寿命它的时间相当的短暂,并且在这短暂的人生当中,还必须要承受各种各样的苦。

「唯速疾坏灭,如以杖画水。」我们的寿命不断的在减少,就犹如同是用枴杖、或者是树枝在水上面画一个图形,这个图形其实一瞬间就消失了;而更进一步的,世间当中的安乐也是如此,世间当中的安乐在一瞬间就会马上流失。

更进一步的又提到另外一个譬喻:

「如牧执杖驱,诸畜还其处,如是以老病,催人到死前。」

就有如同是牧羊人,他拿着棍子在驱赶这些羊群的时候,羊会不自主的往牠的住处而前往;相同的道理,「如是以老病,催人到死前。」老以及病的这种痛苦,会逼迫着我们慢慢的走到死主的面前。

而在《广大游戏经》当中也提到:

「三有无常如秋云,众生生死等观戏,

众生寿行如空电,犹崖瀑布速疾行。」

「三有无常如秋云」,「三有」也就是轮迴当中,「无常」的现象如同是秋天的云彩,秋天的云彩它特别的薄,所以它改变的速度特别的快,而三有当中无常的变化就是如此。「众生生死等观戏」,而众生的「生」以及「死」,就犹如同是一场戏当中表演戏的这群人。这群人他穿着各种华丽的衣服,做出各式各样的表演,这就犹如同是众生的「生」以及「死」。「众生寿行如空电」,而众生的寿命是不断的在减少,就犹如同是天空中的闪电,「犹崖瀑布速疾行」,并且众生的寿命,就犹如同是瀑布当中的流水,快速的在消失当中。“

接下来我们看到第三点,「思惟生时亦无闲暇修学正法、定死之理。」在前面的两点之后,更进一步的提到了第三点。为什么要提到第三点?是因为有很多的人,他也知道今生一定会死,而且他的寿命不断的在减少当中。但是他觉得在还没有死之前,有很多的时间来修学正法,为了要破除这种邪知邪见,所以第三点特别提到,「思惟生时亦无闲暇修学正法、定死之理」。

有时我们会觉得,反正我在这一辈子,还有二、三十年的时间可以好好的来修行,但是实际上你仔细的想一想却不是如此。以五浊恶世的现今,大部分人的寿命可能都只有七十岁左右,但是真正在这六、七十年当中,有时间修学正法的机会却是非常少的。

对于这一点在《入胎经》当中,就说到以下的这一段文。《入胎经》是导师释迦世尊,对他的姪子所说的一部经。由于他的姪子对于轮迴当中的安乐过度的贪求,因此佛为了要去除他的贪念,而讲了《入胎经》。在《入胎经》当中提到:

「此中半数为睡覆盖,十年顽稚,二十年衰老,愁叹苦忧及诸恚恼亦能断灭,从身所生多百疾病,其类非一亦能断灭。」

「此中半数为睡覆盖」,假设说一个人他可以活六十岁,在六十年当中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睡觉。「十年顽稚」,有十年的时间因为年纪小,所以根本就不懂得要修学正法。「二十年衰老」,在后二十年,由于体力逐渐下滑、脑力也逐渐衰退的同时,也不能修学正法。并且在生活的过程中「愁叹苦忧」,「愁」内心的忧愁,「叹」对外在的事物不断的抱怨,「苦」身体的痛苦,「忧」内心的忧恼,「及诸恚恼亦能断灭」这当中的「恚恼」,是指我们很容易被外在的事物弄得心烦气躁,这时候怎么可能有时间来修学正法?「从身所生多百疾病,其类非一亦能断灭。」甚至在一生当中,我们会生各式各样的疾病,在生病的期间也没有时间来修学正法。所以我们时常会有一种念头觉得:「我现在还年轻,我有机会慢慢学、慢慢的修。」但是实际上真正能修法的时间,可能就只有三、五年罢了。“

更进一步的,伽喀瓦也提到说:(25页)

「六十年中,除去身腹睡眠疾病,余能修法,尚无五载。」

这当中的「身腹」,指的就是食、衣,大部分的人在一生中,光处理这两件事情,可能就会花了大半辈子的时间。但是实际上我们认真的想一想,「食」也就是食物,其实只要吃得饱就可以了,「衣服」只要穿得暖就好了,其实根本不需要花费太多的心思在这两件事情上;但是现今绝大部分的人,都是为了吃、为了穿而奔波劳碌。除此之外「睡眠、疾病」,这些事情都花去了很多的时间,而在我们的一生中真正能修法的时间,可能还不到五年。

更进一步的在佛陀的《本生论》里面也有提到:

「嗟呼世间惑,匪坚不可喜,此姑姆达会,亦当成念境。众生住于如是性,众生无畏极希有,死主自断一切道,全无怖畏欢乐行。现有老病死作害,大势怨敌无能遮,定赴他世苦恼处,谁有心知思爱此。」

这一则《本生传》是世尊在还未成道之前,有一世投生为一位王子。而在王子的所在地有一种风俗民情,在当地有一种花称之为「姑姆达花」,秋天晚上的月亮会跟姑姆达花相互挥映。由于月亮的关係,这一种的花它会在晚上的时候绽放,也就是因为这个因素,城里面的人都会在秋天的夜晚到池边去看这种花,而这时他们邀请世尊也一同去欣赏。

这时候世尊衪就提到了,「嗟呼!」衪非常的感慨「世间惑」,这个「世间惑」有两种的解释方式:第一种在《四家合注》里面所提到的「世间惑」,是指在世间当中被烦恼所困惑的人,也就是世尊当时周边的这群人。第二种刚刚仁波切有特别的提到,由于眼前我们所看到的这一切,都是业以及烦恼所控制的现象,所以这种现象它是不坚固的,在看到的时候内心其实没有什么好欢喜的。那不管怎么解释,最主要的是当时世尊对于周边的弟子们提到说:「其实你们都满怀欣喜的想要去看姑姆达花,但其实这并不是坚固、也没有值得你们这么高兴的。」

「此姑姆达会,亦当成念境。」到最后这样的一场盛会,也只能够成为我们回忆当中的一部分,它的时间可能只是维持几天罢了,这个现象我们时常会发生。由于我们的年纪慢慢的增长,这时候我们会回忆起「过去在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什么事情?享受过什么样的五欲?」内心会觉得在年轻的时候,得到的这种安乐的感受,内心会觉得想要再一次的去追求。虽然我们的心里面能够回忆起,过去所享受的这些安乐,但是过去所享受的这些安乐,是不是能够再一次的来到我们的面前,让我们再一次的去享受?其实是没有办法的,它就只能够成为回忆的一部分。但是有很多的人不了解这一点,他会认为说「我过去拥有的,现今我还想再一次的拥有」,但是他发现没有能力再次拥有的时候,内心就会感到痛苦。所以这个地方也特别的提到,对于世间的安乐,它维持的时数可能就只有几天罢了,最后它都会成为回忆当中的一部分。

「众生住于如是性,众生无畏极希有,」所谓的「众生」就是在轮迴当中被业以及烦恼所控制的有情众,「住于如是性」,众生是安住在什么样的状态呢?这种状态后面会作解释。「众生无畏极希有」,在这种状态当中,众生面对轮迴当中的安乐,竟然不会有任何的畏惧、不会有任何的恐惧,这是相当稀有难得的。为什么?因为轮迴当中的盛事、轮迴当中的安乐,它都是无常的本性,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改变、都在坏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众生对于自身所处的状态,竟然没有任何的恐惧感,这真的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而众生是安住在什么样的本性当中?「死主自断一切道」,死主它断了我们一切的生路,「全无怖畏欢乐行」,但是众生在面对死主的当下,内心不会有任何的恐惧,反而非常高兴做他当下所做的这些事情。

「现有老病死作害」,不仅如此,众生在轮迴中流转的同时,会必须要面对到老、病、死以及种种的伤害。我们「人」会因为各种的方式而老、会因为各种的方式而病、最后因各种的方式而死。并且在生活的同时,周遭的人、事、物,会对我们做出种种的伤害,「大势怨敌」,其实老病死、或者是周遭的伤害,它们都是非常具力的怨敌,不断的在虎视眈眈着我们,这时候它对我们造成的伤害是相当严重的。「无能遮」,当我们在面对这些怨敌的同时,我们却没有任何的力量、也没有办法用手边的金钱、也没有办法用各种的方式来抵挡它们。「定赴他世苦恼处」,在没有办法抵挡这些怨敌的侵害时,来生一定会投生在苦恼之处。「谁有心知思爱此」,这时候如果你有心的话,你怎么会对于世间当中的这些安乐,生起如此的贪爱呢?其实这是不正确的。

并且更进一步的仁波切有提到说:「只要我们投生在这个人世间,最后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要面临死亡,在这一生当中不管你积聚多少的财富,最后这些财富都不是属于你的。」所以当你看清了世间的真相,还在世间当中不停打转的话,其实这种行为是相当愚癡的。“

接下来《迦尼迦书》中也说:

「无悲愍死主,无义杀士夫,现前来杀害,智谁放逸行。

故此极勇暴,猛箭无错谬,乃至未射放,当勤修自利。」

「无悲愍死主,无义杀士夫,」死主他没有任何的悲愍,为什么没有悲愍?他抢夺众生的寿命,他不会有任何的悲愍心生起,因此「无悲愍死主」。「无义杀士夫」,没有任何的原因、没有任何的理由,他会把世间当中自己认为还年轻的、还健康的这些人,无条件的把他杀害掉。「现前来杀害,智谁放逸行。」「现前」,也就是短时间之内,死主就会慢慢的逼近我们,这时候如果是一位智者的话,「谁」,他敢放任自己的行为呢?

「故此极勇暴,猛箭无错谬,」对于残忍的死主而言,死主会放射死亡之箭,「无错谬」当死亡之箭射出之后就无法逃脱,「乃至未射放,当勤修自利。」所以当死主还没有放射出死亡之箭前,这时候如果你真的是为了自己好,就应该要努力的来修学佛法。“

接下来我们看到的是「死无定期」。证成死无定期的正因当中,第一点是提到「思惟瞻部洲者寿量无定、故死无定」,我们必须要思惟南瞻部洲的有情,他的寿量是无定的。对于这一点在正文当中有提到,北俱卢洲的人寿量是确定的,北俱卢洲的人可以活一千年之久;其他洲的人寿量虽不确定,但是大部分都有一定的寿量,分别是五百年以及两百五十年;但是南瞻部洲的人的寿命则是完全无法确定的。为什么南瞻部洲的人寿命完全没有办法确定?因为南瞻部洲又称之为是「业地」,所谓的「业地」就是靠业的力量来控制的,如果业力强大的话人就可以活得久;当业越来越微薄的时候,寿命也会跟着越来越短。所以在初劫的时候,由于业力强大的缘故,这时人的寿命可以到无量,但是在末劫之后,由于业力非常的微薄,人的寿命顶多就是到十岁。因而在《俱舍论》当中提到了:

「此中寿无定,末十初无量。」

在南瞻部洲当中,寿命是没有办法确定的,「末十」在末劫的时候,最多可以活到十岁,「初无量」,在初劫的时候岁数是无量的。提到了「末劫」,当到了「末劫」人的寿命只有十岁时,这时南瞻部洲的人会以兵器(战争的方式)互相攻击,并且在南瞻部洲有各种的疾病、饥荒,在那个时间点南瞻部洲绝大部分的人,所造的业都是恶业。而这时弥勒佛,衪就会以化身的方式诞生在南瞻部洲,而这时衪的身形也比一般南瞻部洲的人的身形要来得高大,而且衪的寿量(寿命)也比一般南瞻部洲的人要长。

这时周边的人,对于这个人就会产生好奇、产生怀疑,会觉得说为什么你长得跟我们不一样?为什么你可以活得比我们久?这时候弥勒佛就会教化周边的众生告诉他们说:「因为我行善的缘故,所以我的身形比你们庄严、高大,而且我的寿命也比你们长久。」所以周边的人因此会被感化,而更进一步的也来行善。其实只要人懂得行善的话,善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也就是因为南瞻部洲的人不断的行善,业力就会不断的增强,岁数就会慢慢的延长。“

接下来在《集法句》当中也有说到:

「上日见多人,下日有不见;下日多见者,上日有不见。」

「上日见多人,下日有不见,」有些人白天我们还看得到,但是到下午、晚上的时候,这些人可能就已经死了;「下日多见者,上日有不见。」而在昨天下午还跟我们讲话,我们还看得到的这些人,在今天白天的时候可能就已经看不见了。又说:(26页)

「若众多男女,强壮亦殁亡,何能保此人,尚幼能定活。

一类胎中死,如是有产地,又有始能爬,亦有能行走,

有老有幼稚,亦有中年人,渐次当趣没,犹如堕熟果。」

「若众多男女,强壮亦殁亡,」有很多的男女的身材、或者是身体相当的强壮,但是终究必须要面临死亡,「何能保此人,尚幼能定活。」既然说强壮的男女,都必须要面对死亡的话,那谁能够保证面前的这个人,说他因为年纪还小,所以他一定不会死?现今我们大部分的人都有这个问题会觉得:「自己年纪还小、还年轻、还可以活个几年,所以我今天不会死」,甚至他眼前明明看到,「一个年纪比他小的人,死在他的面前」,这时候他还是觉得他自己不会死,因为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年纪很小;但明明一个比他年纪小的人,已经死在他的前面,但他的内心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这就是我们现今大部分人的现状。

而更进一步的,在论着当中又提到「一类胎中死」,有一些婴儿在母胎当中就死亡了,「如是有产地」,有些婴儿是在生下来之后,马上就死去,「又有始能爬,亦有能行走。」有些孩子是在爬行的时候(也就是还没有办法自主走动的时候)就死了,有些是在起身有办法行走的时候死亡的。

「有老有幼稚,亦有中年人,」所以死的人当中有的是婴儿、有的是小孩、有的是老人、有的是中年人,这是没有次第的。「渐次当趣没」,而有一些是有次第的,也就是有一些是老人先死、而年轻人后死,有一些是没有次第的,「犹如堕熟果」,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最后的业成熟的话,每一个人都必须要面临死亡,就有如同是树上的果实成熟的话,它会自动掉下来是一样的。

以上就是由小编为大家整理的 修心日光七之一 寿无可添 定死 2011年推荐访问:修心日光论

上一篇:【修心录】修心日光九 思惟轮迴六种过患 甘丹赤巴2011年
下一篇:修心录_修心日光九 2000年

Copyright @ 2013 - 2018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