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次第摄受加持颂]菩提道次第略论六之一 甘丹赤巴2010年

来源:抑郁 发布时间:2018-10-19 点击:

菩提道次第略论六之一 甘丹赤巴2010年

甘丹赤巴尊者 日宗仁波切

中译:如性法师

(六)2010年4月24日 下午

己二、随念深恩应起恭敬(37页)

今天早上的这一堂课,我们最主要上到的内容,是『透由意乐来依止善知识』的这个道理。而这个科判里面,最主要提到的是第一个部分「根本修信」,以及第二个部分「随念深恩应起恭敬」。而第一个部分当中,所谓的根本修信,就是我们在依止上师的同时,我们必须要对于上师生起视师如佛的「胜解信」。这样的一种信,除了对于平常教导我们佛法的上师之外,比方说从一开始,我们从小教我们语言的老师也好,或者是教我们读经的老师也好,甚至以出家众而言,帮我们剃度的这位师父,教我们善、恶、好、坏,应该如何区分的这些老师们,其实从某种的程度而言,他们都可以称之为是我们的老师、我们的上师。所以我们在看待他们的时候,也应该一视同仁,以相同的方式来看待他们。

但是现今大部分的人,我们在观修「视师如佛」的这个内涵时,绝大部分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对于比较有名,或者是高高坐在法座上的这些上师,比较容易生起信心,也比较容易观修「视师如佛」的这个内涵。但是对于一开始指导我们学习语言的,甚至平常就跟我们相处在一起的老师们,我们要对他们生起「视师如佛」的这种信心,其实这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但是不管怎么说,如果这位善知识、这一位上师,他跟我们之间已经有法缘上的关係,其实不管是有名也好,没有名也好,只要我们跟他之间有法缘的关係,我们都应该要尽可能的来练习对他作「视师如佛」的这种观想,这一点也是很重要的。

「视师如佛」的这种信心,我们大部分的人都会觉得,要生起这样的一种感受是相当困难的。但不管怎么说,由于它是一种心法,只要它是属于心法,就表示我们透由不断的串习之后,它到最后会从不熟悉慢慢变成熟悉,而且能够任运生起,甚至到最后可以完全的坚固。甚至当我们在探讨「视师如佛」的这个问题时,其实我们也必须要了解,在我们眼前当中,所显现的这些影像,其实不见得如同我们所看到般是那个样子的。一切的有情在还未成佛前,他心中的认知都有错乱的一种成份在。比方我们会将痛苦的本质,看成是快乐的本质;我们会将无常的法,当作是常法来执着;甚至我们会将毫无意义的事情,把它看成是格外重要的一件事。我们的想法不仅是颠倒的,而且在此同时我们不曾想过正法为何?甚至我们明明就知道,死是没有定期的,而且我们一定会死。甚至每一天在我们的四周围,在我们的眼前,都有相似的人离我们而去。但是在面对这些境界的当下,我们内心当中所生起的执着却是常执。我们都还是认为「今天可以活得下去,明天我们还是可以照样的活下去」,虽然我们知道「我们的死是没有定期,我们一定会死」,但是我们心中所执着、所显现的,却是不死的现状。既然我们对于周遭的事物,我们在看待它的当下,都会显现出错乱的一种感觉的话,那更何况是面对我们的上师。凭什么说我们所看到上师的过失,就一定是他本身所呈现出来的过失?这有可能是我们看待的角度出了问题,有可能是我们的心产生了一种错乱。

佛在他的佛经当中,亲口告诉我们,不只我们要对于上师练习「视师如佛」的这种心,我们对于周遭的一切有情众生,也应该如此的来作观修。如果我们能够将周遭的有情众生,都当成是佛来看待,对我们而言不会有任何的损失,甚至我们能够这样的看待有情,我们内心当中的瞋念会降低,我们也不会去毁谤他人,我们也不会去嫉妒他人,也不会在内心当中生起我慢。为什么我们要将有情看成是佛呢?因为一切的有情他都具有佛性,他在不久的将来都会成佛,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如果我们能够将周遭的有情众生,都当成是真佛来看待,其实对于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

但是平常我们都会认为,在我们面前所显现的境界,就有如同是我们看到般,它是如此的真实,所以我们会觉得所看到的都是对的。但是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周遭的有情,他是不是佛?或者是菩萨所现化的一个有情众生呢?我们很难判断我们周遭是不是有佛跟菩萨所化现的有情。因此佛在佛经当中就亲口提到说:我跟相似我的这一类补特伽罗,是有资格来评判其他的人到底是不是佛?这当中的「我」就是导师释迦世尊他本人,我跟「相似我」,也就是其他的诸佛,由于他们拥有一切遍智的缘故,所以他们知道其他的人到底是不是佛,或者是菩萨、或者是一般的凡夫?但是我以外的其他众生(包括菩萨),只要是在还未成佛的有情,他的认知当中都有错乱的成份产生的缘故,所以并没有资格来评判自己以外的有情,到底是佛?还是菩萨?还是凡夫?我们不能够因为,我看到了他的过失,所以他不是菩萨,不能够以这样的理由来否定他人。

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周遭的哪一个有情是菩萨的示现?哪一个不是?如果哪一天,不小心你旁边的这个人,万一他就是菩萨的示现,而你毁谤他,对他生起瞋念的话,这不是很危险的事情吗?所以佛在佛经当中就提到了,其实这样的一种状况,就有如同是火坑上面布满了灰尘,这时候从外表看上去,你并不知道它是一个火坑,但是实际上它里面却是烧着熊熊的大火。相同的,如果我们刻意的去评判,去批评他人,要是今天我们所批评的这个对象刚好是佛,或者是菩萨的示现,其实对我们自己本身的杀伤力是很大的!我们都知道佛跟菩萨,会藉由各式各样不同的面貌来利益有情,有时候他会示现成凡夫,有时候甚至他会示现成魔。我们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样的时间点,什么样的地方,示现出什么样的一种面貌,因此对于周遭的有情众生,如果我们能够修学之前所介绍的,把一切的有情众生都当成是佛,一视同仁来看待的话,其实对我们自己而言,是最安全、而且最有帮助的。

我们一开始生下来的时候,其实我们跟一只虫是没有什么差别的。我们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我们也没有办法分辨是非、善恶,是法、非法,但是透由父母亲、透由老师、透由上师持续不断的教导我们,让我们从基本的文字、基本的知识,更进一步的了解,何谓法?何谓非法?何谓善?何谓恶?这一切的功德,都是透由师长们、透由善知识们,教导我们之后,我们才有办法了解的。所以不管是从过去、现今、未来任何的角度我们来思惟,我们都会知道,其实我们周遭的善知识,他都不断的在利益我们,他对我们的恩都是非常深重的。因此在这个科判里面提到的是「随念深恩应起恭敬」。

《十法经》云:「我于长时流转轮迴,寻觅我者;我们在轮迴当中不停的流转,会来找寻我们的,是我们的上师。于长时中为癡所覆,从睡眠中醒觉我者;并且在流转的当下,我被愚癡所蒙蔽,而不断的在这种束缚下,处在一种睡眠的状态,这时候会来叫醒我们,让我们从愚癡的状态当中醒过来的人,也是我们的上师。沈溺有海,拔济我者;当我们堕入三有的苦海当中,会愿意来救拔我们的,也是我们的上师。我入恶道,示善道者;而当我误入歧途,走向错误的方向时,会来告诉我们正确方向的人,也是我们的上师。束缚于三界牢狱中,解放我者;长时为病所苦,作良医者;我为贪等猛火所烧,作为云雨而息灭者,应起是想。」我们被贪心、瞋心、我慢等熊熊的烦恼大火所燃烧的同时,我们的身心都会感到相当的炽热。这时候作为云、作为雨,而让我们暂时从炽热的状态当中解脱出来,获得一丝清凉的也是我们的上师,我们应该藉由这种方式,来思惟善知识、上师的恩德。

《华严经》中亦云:「我之善识说正法,普示一切法功德,遍示菩萨威仪道,专心思惟而来此。这个地方最主要提到的是,善财童子他如何的依止善知识的一段经文。这当中提到了「我之善识说正法,普示一切法功德」,我的善知识会为我宣说正法的内涵,并且告诉我正法具有什么样的功德,并且他也会宣说菩萨道真实的道理,我就是因为思惟到这一点,所以我来到上师的面前闻法。

彼等能生如我母,并且在依止了善知识之后,他能够令我生起之前所未生的功德,就有如同是我的母亲。我们今天之所以能够获得人身,并且在获得人身之后,有机会值遇正法,这是谁的恩德?这是因为我们在过去生,有机会依止某一位善知识,透由善知识告诫我们正法的道理,希望我们能够如实的去行善、断恶之后,所获得的一种果报。所以我们今天有机会获得人身,有机会听闻到佛法,这也是善知识、上师他的一种恩德。

哺功德乳犹乳母,不仅他能够令我生起之前所未生的功德,而且他能够哺育我功德的乳水,令我的功德不断的增长。能令遍修菩提分,并且他能够告诉我,如何成办佛果位的种种善妙之道。此诸善识遮损恼,并且我在如理依止他的当下,他能够阻挡住会伤害我们的种种烦恼。解脱老死如医王,如帝释天降甘霖,当我们被烦恼这种炽热的感受逼迫的同时,他就有如同是帝释天王会降下大雨。增广白法如满月,而我们心续当中的白法,也就是善业,它会如同满月般不断的增长。犹日光明示静品,并且他能够清楚的告诉我们,通往寂静解脱大城的方法。

于诸怨亲如山王,我们平常在面对怨敌的时候,我们的内心容易生起瞋;在面对亲人的时候,我们的内心容易生起贪;在面对非亲非敌的其他有情时,我们内心很自然的会忽略掉他们,所以这时候我们的内心是被贪瞋以及忽略的这种心态所动摇的。但是如果我们能够依止一位善知识,如理的思惟法义之后,我们在面对敌人的当下,我的内心就不会起瞋;在面对亲人时,我们的内心就不会生贪;在面对非亲非敌的有情时,我们的内心自然的不会去忽略掉他们。所以这时候不管是瞋、贪,忽略了的这颗心都没有办法动摇我们,所以提到了「于诸怨亲如山王」。心无扰乱如大海,并且在依师之后,就如同微风它没有办法吹得动大海,小小的外境也无法撼动我们的心。等同船夫遍救护,而且如果我们想要度脱苦海当中,这时候善知识他会驾着一艘船,而这艘船刚好就是要渡脱彼岸的一艘船,这时候他会连同我们一起救度。善财是思而来此,而善财童子他就是思惟到,上师有如此多的殊胜特点,而来到上师的面前听闻正法。

菩萨令我发大心,佛子令生大菩提,我诸善识佛所讚,我所依止的这位善知识,也是诸佛菩萨所讚歎的对象,由是善心而来此。救护世间如勇士,佛、菩萨、善知识们,他会救护我们,因为我们被烦恼的敌人所伤害,因此当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会勇于伸出他的双手,希望能够救度我们,让我们远离烦恼敌的伤害。是大商主及依怙,此等予我乐眼目,并且他会给我一双清楚的双眼,让我能够很轻易的分辨出,法与非法,善以及恶,以此心侍善知识。应咏其颂而忆念之,易其善财而诵自名。当我们在读诵的这个偈颂的时候,其实这个偈颂本身,它的加持力是非常强大的。而当我们读到「善财」这两个字,其实应该是把我们的名字,跟善财的这两个字作对调,用这种方式来思惟我们的上师、我们的善知识对于我们的恩。

戊二、加行依止之理

接下来第二个部分,「加行依止之理」,这个部分当中第一个部分,「以实际的行动来作依止」。就如同马鸣论师所造的,如《上师五十颂》云:「此何须繁说,应作师所喜,不喜应尽遮,于彼彼励观。其实我们要用什么样的实际行动来依止上师,这不需要花很多的时间来作解释,我们要作的就是希望上师,能够因此而感到欢喜的行为,我们要尽可能避免上师会不欢喜的这种态度。所以「应作师所喜,不喜应尽遮,于彼彼励观。」对于上师到底喜欢我们作什么事情?我们应该要努力的去观察。之所以要这样作的原因是什么呢?金刚持自说,成就随轨範,因为金刚持,他本身在经中就有亲口的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想要获得成就,这一切的根源都是来自于善知识。知已以一切,令上师遍喜。」当我们知道了这一点之后,我们要尽可能的让上师感到欢喜。宗大师在这个地方,作了一个总结。总之,应当励力修师所喜,断除不喜。

接下来第二个部分,「以简单的方式说明令上师欢喜的三种方法」。作师所喜共有三门:一、供养财物。二、身语承事。三、如教修行。此复如《经庄严论》云:「由诸利敬及承事,修行而依善知识。」我们应该藉由这三种的方式,来让我们的上师感到欢喜。

接下来,「广泛的宣说这三者的差别」。其中初者,《上师五十颂》云:「恒以诸难施,妻儿与己命,依己誓言师,况诸动资财?」我们要长时间的,以很难布施的这些东西,比方说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儿子,甚至自己的生命,来供养给跟我们有法缘关係的这位上师。如果就连这么难布施的这些东西,都应该要布施出去的话,更何况是我们平常所拥有的金钱以及食衣等等的物品。又如云:「供养此即成,恒供一切佛,如果我们能够诚心的供养上师,这就等于是供养十方一切的诸佛。供此福资粮,从粮得成就。」藉由供养上师所获得的福德资粮,我们就能够藉由这种资粮,快速的获得成佛的成就。

该篇内容就是由小编为各位整理 本文地址:菩提道次第略论六之一 甘丹赤巴2010年

推荐访问:菩提道次第略论原文
上一篇:菩提道次第摄受加持颂|菩提道次第略论二之一 甘丹赤巴 2010年
下一篇:修心录|修心日光十五 七因果 自他相换 妙音教授2011年

Copyright @ 2013 - 2018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