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次第摄受加持颂|菩提道次第略论二之一 甘丹赤巴 2010年

来源:抑郁 发布时间:2018-10-19 点击:

菩提道次第略论二之一 2010年

甘丹赤巴 日宗仁波切

中译:如性法师

(二)2010年4月20日

首先一开始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在还没有闻法前,都必须要调整自己的动机,也就是为了要利益一切的如母有情,我希望能够快速的成办圆满的佛果,因此今天我来到上师的前面,听闻大乘的法类,请以这样的方式来调整动机。

接下来请看到《菩提道次第略论》的第2页,这个地方科判里面提到了,「介绍本论的正文」。介绍正文的方式又分为:第一个部分,「介绍的方式,依照过去的智者们的主张而宣说」。这段的原文,此中,如同吉祥比噶玛拉希拉寺之诸智者,于初承许造法者之殊胜、法之殊胜、如何讲闻彼法之理三者最为重要。在这个地方有提到过去的智者们在宣说正法前,一开始会提到「造法者之殊胜」、以及「法之殊胜」、以及「如何讲闻彼法之理」这三点。过去除了比噶玛拉希拉寺之外,最有名的不外乎就是那烂陀寺,而这个地方宗大师在宣说菩提道次第的同时,最主要依据的是「后时」,也就是比噶玛拉希拉寺的这些智者们的主张,而来宣说菩提道次第,所以在第二个部分,「正式介绍本论」。

如是菩提道次第引导分四:

甲一、为显其法源清净故,开示造法者之殊胜

甲二、令于教授起恭敬故,开示法之殊胜

甲三、如何讲、闻具有二种殊胜之法

甲四、如何以正教授引导弟子之次第

甲一、为显其法源清净故,开示造法者之殊胜

整个菩提道次第,最主要的科判都包含在这四者当中。第一「为显其法源清净故,开示造法者之殊胜」,为了要让弟子们了解所听闻的法是否是清净的,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有提到造法者的殊胜。如果造法者本身是一位具量的上师,我们就可以知道,这样的一位上师,他所造的论也是清净、没有染污的,所以第一个部分提到的是「造法者的殊胜」。第二「令于教授起恭敬故,开示法之殊胜」,而更进一步的,为了让弟子们对于造法者所造的论,生起恭敬心的缘故,所以开示法的殊胜。第三「如何讲、闻具有二种殊胜之法」,而第三个科判里最主要谈到的是,上师应该如何的讲,而弟子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听闻具有以上两种殊胜的这种正法。第四「如何以正教授引导弟子之次第」,而这个部分是道次第当中,最主要的核心。之前的三个科判最主要讲到的内容,是「前行」的部分。

首先我们看到第一个科判,「为显其法源清净故,开示造法者之殊胜」。总此教授,是至尊弥勒所造《现观庄严论》之教授;特其基论为《菩提道炬论》。故彼造者,亦即此之造者。以总相而言,这个地方所要介绍的教授(也就是道次第的内涵),是至尊弥勒所造的《现观庄严论》最主要的核心教授。「特其基论」这当中的「基论」,指的是最主要的依据,也就是不管是《菩提道次第广论》、或者是《略论》,所有道次第最主要的依据,是阿底峡尊者所造的《菩提道炬论》,也就是因此「故彼造者,亦即此之造者」。由于《道炬论》是一切道次第最主要的依据、最主要的根源,因此《道炬论》的造者(也就是阿底峡尊者),也能够称之为是道次第的造者,「亦即此之造者」。所以接下来就提到了,彼复即是大阿闍黎吉祥燃灯智,别讳共称具德阿底峡。

在之前我们介绍到了,所有道次第最主要的依据,就是阿底峡尊者所造的《菩提道炬论》;而《菩提道炬论》,又是根据弥勒菩萨所造的《现观庄严论》所阐释的;而弥勒菩萨所造的《现观庄严论》,它的依据是导师释迦世尊所造的《般若经》。所谓的《般若经》简单的来分,可以分为广、中、略三种的《般若经》。而所有的《般若经》当中它所诠释的内涵,简单的来分,也可以分为「显义」以及「隐义」这两种。所谓的「显义」就是在字面上《般若经》当中所诠释的是「甚深空性」的道次第,而「隐义」就是在字的背后它所呈现的内涵,是「现观」的道次第。而对于「显义」的部分而言,由龙树菩萨造了《中观正理六论》之后,而将显义的部分阐释出来;至于「隐义」的现观道次第的部分,透由弥勒菩萨所造的《现观庄严论》,而将它的内涵完全的开阐出来。所以从这当中我们就可以知道,整个道次第它最主要的依据,还是导师释迦世尊所造的《般若经》。所以虽然这本论是宗大师所造的《略论》,但实际上它最主要、最开始的造者,却是导师释迦世尊。

以上我们简单的介绍了整个道次第,最主要的依据就是《菩提道炬论》,而《菩提道炬论》的造者,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阿底峡尊者。而阿底峡尊者他有什么殊胜的特点?这当中,彼之殊胜分三:

乙一、生于圆满种姓之理

乙二、其身获得功德之理

乙三、得已于教所作事业之理

第一个部分,提到的是他所投生的地方。第二个部分,提到的是投生之后他所获得的功德。第三个部分,是获得了功德之后,他如何行利众事业。

乙一、生于圆满种姓之理

第一个部分,「生于圆满种姓之理」。如译师讚云,这个地方的「译师」,指的是那个时代西藏最出名的两位译师之一,这位译师名叫做纳措译师。过去西藏人为了要迎请阿底峡尊者,甚至将印度的佛法带入西藏,所以他们派了很多的小孩子到印度去学佛法。而这当中最有名的就是精进狮子以及纳措这两位大译师,这位译师他所提到的讚当中有提到:「东萨霍胜境,这当中的「萨霍」它的另外一个名称又称之为叫做「班加拉」,其中有大城,谓次第聚落,这个大城的名字就叫做「次第聚落」。此中有王宫,宫殿极广阔,名为有金幢。资财权势盛,等汉东国君。其王善吉祥,这是阿底峡尊者他父亲的名字,后名吉祥光。父母有三子,名曰莲华藏、月藏、吉祥藏。太子莲华藏,有五妃九子,长子福吉祥,今为大智者,共称达那喜;幼子吉祥藏,比丘精进月;次子为月藏,即今至尊师。」而这当中的「至尊师」指的就是阿底峡尊者。

对于这个偈颂当中有一句话提到了「等汉东国君」,这当中「东国」的这两个字,在藏文当中有提到「东昆」的这两个音,所以这个字是从「东昆」的这个音,直接翻译成中文的,我们这个地方地方翻译成是「东国」。由于藏文原文的「东」这个字,代表的是「千」,一千、两千的千。所以过去有很多西藏的论师们,他们在解释这一句话的时候,都会误认为这是指当时的中国有一千头大象,或者是用其他方式来解释「东昆」的这两个字。而之后有一位论师,他就破斥说,这是因为以前西藏的论师们都不懂中文的缘故,所以不知道「东昆」的这两个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其实「东昆」的这两个字,它代表的意思就是「东国」,也就是现今的「中国」的意思。接下来第二个科判,

乙二、其身获得功德之理(分二)

丙一、知见广博获教功德之理

丙二、如理修行获证功德之理

丙一、知见广博获教功德之理(4页)

所获得的功德简单的来分,就分为「教的功德」跟「证的功德」这两个部分。而第一个部分,「知见广博获教功德之理」,这个科判当中的内容简单的来分,可以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也就是第一段当中最主要诠释的是,「尊者一开始在学习明处的情形」。所以在正文当中提到了,于二十一岁前,学习内、外四共明处,「内」指的就是内道,「外」指的就是外道。以下所要介绍的这四种的明处,是内道以及外道这两道所都必须要共同修学的明处,所以我们称之为是「四共明处」。而这四共明处分别是:声明、因明、工巧明及医方明,而尊者他在二十一岁前,就已经非常精通这四种的明处,所以提到了,极尽善巧;特于十五岁时,听闻一次《正理滴论》,后与一位以善巧推理闻名之外道兴辩,令彼折伏,美誉遍扬,此为大卓龙巴所说。尤其是在十五岁的时候,尊者他只听过一遍《正理滴论》,所谓的《正理滴论》,这本论它最主要诠释的是「正量」的这个部分。法称菩萨他最主要造的论当中,有七部诠释正理的这种论着,而七部的论着里面,最主要的是广的《释量论》,中的《定量论》,以及略的《正理滴论》。尊者他在十五岁的时候,只有听过一遍的《正理滴论》,就能够与一位非常善巧于推理的外道来辩论,并且他能够击败外道,所以当时他的声名远播,这一点是大卓龙巴尊者他所说的。

在第二段最主要介绍的是,「尊者在学习一般的明处之后,更进一步的学习密法的状况。」这时候或许各位会有疑惑,在学完一般的明处之后,应该先学显教、再学密教,实际上对初学者而言是没有错的,在还未学习密教之前,必须要先学习显教的内容。但是对于尊者而言,我们都知道阿底峡尊者,他连续五百世都投生为是大班智达,所以在他成为大班智达的同时,他不仅是精通显教、而且是精通密教的。由于过去生他所留下来的习气,所以他一开始在学习佛法的时候,就先趣入了密法的内涵,这是因为他过去所留下来的习气,而感得的果报。这跟我们一般的初学者而言是不相同的,对于一般的初学者来说,应该先学习的是显教,再进一步的学习密法。甚至说在尊者从母胎投生之后,十八个月他就能够写诗。并且他有一次来到了皇宫里面,他发现到周遭有很多的人,他看到这些人的时候都能够为他们祈请、发愿,希望他们也都能够获得种种殊胜以及圆满的果报。所以在他所写的诗词当中,完全能够呈现出「菩提心」的特色,而这样的特点对于我们一般人而言是很难达成的。

除了尊者在之前连续五百世都投生为大班智达,并且精通显密圆融的教法之外,另外一个会先修学密法的原因,也是因为他遇到了跟他有业缘非常深厚的上师,也就是接下来我们所要介绍的罗怙罗古达的这位上师。虽然在还未亲近罗怙罗古达上师之前,尊者也有亲近其他的上师,但是跟其他的上师之间,并没有深厚的法缘关係,直到依止了罗怙罗古达上师之后,才在这位上师的面前听闻了许多密法的教授。也就是因为这样的缘故,在当时如果没有罗怙罗古达上师出现的话,尊者是否能够从在家的身分,变成是出家的身分,这可能都有它的难度。

所以当阿底峡尊者在依止罗怙罗古达上师的时候,他在这位上师的面前,接受了许多密乘的灌顶,并且在接受了灌顶之后,听闻了许多密乘的这些教法。由于他如实的观修密法的缘故,在当时就能够生起一定的证量,由于他生起了一定的证量,所以有资格呈现出异于常人的种种行为。这个时候,他的上师为了要让他从在家的身分,转变成出家的身分,所以这时候就想了一个办法,他希望尊者能够装成是一位疯子,并且这位上师也变现出许多的化身,跟随着尊者一起回到之前所居住的王宫。一路回去的时候,当地的居民、或者是当时的国王,看到了这种情形,他们都感到非常的害怕、也感到相当的失望,最后国王在不自主的情况下,就让尊者远离了他。也就是这样的因缘,所以尊者在一开始修学佛道的时候,是以修学密法为主的。

正文,后于黑山道场,依止瑜伽自在罗怙罗古达上师,而这位上师他具有什么样的功德呢?此师能亲见吉祥喜金刚,并获得金刚空行母授记。尊者于前接受一切灌顶,立密讳为智密金刚。阿底峡尊者他在这一位上师的面前,接受了一切的灌顶,这时候上师为他取的密名(密教当中的名字),就称之为是智密金刚。直至二十九岁前,于诸获得成就师前学金刚乘,这句话它清楚的强调出来,尊者一开始在修学佛道的时候,是以学习金刚乘为主。精通一切经论、教授,并且在学习金刚乘的同时,他能够精通的了解,密乘当中所有的经论以及教授。其后心生:「密法唯我善巧。」由于他自己本身相当精通密法当中的经论教授,所以在内心生起了慢心,觉得在这个世间上除了我以外,没有人比我更懂得密法当中的这一切内涵。作是念已,诸空行母于其梦中,陈示众多昔所未见密乘经函,摧其慢心。由于尊者生起了这样的一种我慢,所以在梦中空行母,就展示出种种尊者之前所没见过的这一些密乘经函。而这些密乘经函,不要说它的内涵,就连它的名字,尊者他都没有听过。所以在尊者醒来之后,他就发现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密法,是我没有听闻过的,就因此而摧伏了他当下所生的慢心。

接下来我们看到第三段,这一段最主要的内容提到的是,「出家并学习内明三藏的情形」。其后诸位上师、本尊,于其面前或于梦中作劝请云:「若能出家,则于圣教及诸众生起大利益。」依此因缘,请大众部持律上座,得加行道趣入实性一分之三摩地者,其号戒铠为亲教师,而正出家,其讳名为吉祥燃灯智。在修学密法之后,有很多的上师本尊来到尊者的面前,或者是在他的梦中劝请尊者,希望他能够出家,所以提到了「若能出家,则于圣教及诸众生起大利益」。在当时尊者有一天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发现,在这一排的最前面有导师释迦世尊,并且在导师释迦世尊的身后,有很多尊佛,一直到他。当时他并没有现出家相,所以在最前头的导师释迦世尊,就指着阿底峡尊者说:为什么你没有出家?你在想什么?你不觉得出家是比较好的一件事情吗?这时候导师释迦世尊就指着阿底峡尊者说,为什么你没有出家?由于他做了这样的梦,所以他在梦醒之后,就发现到:那我是不是应该要往出家的这条路前进?如果当时尊者没有生起这样的念头,由于他对于密法非常的精通,甚至在修学密法之后,已经生起了一定的证量的缘故,所以那时他大可以修学无上瑜伽的密法,让他在一生一世当中成就圆满的佛果;要是我们一般的人,应该都会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在短时间之内成佛,但实际上尊者在当时并没有选择这一条路。

因为他发现到,佛的教法是否能够住世,最主要的关键是在于,僧团是否能够和合,出家的法师是否能够如理的持戒,而不是在于密法是否是兴盛的。所以当他看到这一点之后,他就认识到,原来出家的重要性是很难以形容的。由于他生起了这样的念头之后,就请了大众部的持律上座,而这一位上座的功德是已经获得了加行道、趣入实性一分之三摩地的一位大成就者,而他的名字就称之为是戒铠。他请这位上师作为他的亲教师,在他的面前出家,而当时他所取的出家之名,就称之为是吉祥燃灯智。

此后至三十一岁前,学习相乘内明上、下诸藏;特于能飞聚落,法铠师前,十二年中听闻《大毗婆沙论》,精通根本四部教典。这当中提到的《大毗婆沙论》也是一本介绍「律」、介绍「戒」的一部论。并且他花了很长的时间,修学了《律经》当中的内容,精通根本四部教典。这当中「根本四部」是属于四部宗义当中的「有部」,而「有部」当中最主要又可以分为:大众部、说一切有部、上座部以及正量部。尊者他花了十二年的时间来听闻《大毗婆沙论》,而精通了根本四部当中所有教典的内涵。故于各部之受食等,诸取捨处虽极微细,然无杂乱而遍了知。所以对于各部的「受食」,这是属于出家的法师,在接受他人供养的时候,所应该表现出来的行为,这当中我们将它翻译为是「受食」。对于这种非常细微的部分,什么是该取,什么是该捨,非常细微的部分,尊者他都能够完全没有杂乱的,完全的通达、完全的了解。所以从这一段文当中,我们就可以知道,佛法是否能够兴盛,最主要的关键是在于律、在于戒。如果有人愿意持戒,甚至有人愿意在这方面,不断的花时间去作听闻、修学的话,佛的正法就有兴盛的可能性。但是如果没有人愿意持戒,只想要修学密法,纵使密法再兴盛,也不能够称之为是佛法兴盛的这种特点。

丙二、如理修行获证功德之理(分三)

丁一、具有戒学

丁二、具有定学

丁三、具有慧学

丁一、具有戒学

接下来我们看到,「如理修行获证功德之理」,之前所介绍的是「教」这一方面的功德,这个部分所介绍的是「证」的功德。提到了功德,以佛教的角度而言,所谓的「功德」就是分为「教」以及「证」这两种功德。对于一般世间人而言,可能会觉得长寿、不生病、有钱,称之为是功德,但是这以佛教的角度来说,这都不能够称之为是功德。所以身为一个佛教徒,所想要获得的功德简单的来分,就是分为「教」以及「证」这两种功德。而「证功德」当中,简单的来分分三:具有戒学、具有定学、具有慧学。而「具有戒学」当中的这一段,最主要强调的内容是,一切的「证」功德都可以涵摄在三学当中。所以正文里面提到了,总说胜者一切之教圣教,悉皆摄入三藏宝内,故证圣教亦须摄入三学宝中。

「总说胜者一切之教圣教」,这当中的「胜者」指的就是佛。佛所宣说的一切「教圣教」,他所宣说的一切教法,都能够摄入经、律、论三藏宝中。「故证圣教亦须摄入三学宝中」,所以「证」这一方面的功德,也必须要能够融摄在戒、定、慧这三学当中。为什么会有这种关联性呢?因为如果佛所宣说的教法,都能够摄入能诠(也就是所宣说法的经、律、论这三藏)里面的话,就表示透由修学经、律、论三藏,就能够生起三藏当中所诠的内涵(也就是戒、定、慧三学),所以如实的修学经、律、论之后,是能够在内心中生起戒、定、慧的三种功德。所以「教」的圣教,它要能够总摄在经、律、论三藏里,而透由修学经、律、论三藏之后所生起的功德,也必须要能够总摄在戒、定、慧三学当中。

所以在这个地方最主要提到的「证」功德,它是必须要能够总摄在戒、定、慧这三学当中。而平常我们所熟知的,比方神通、或者是神变等种种的功德,它只能够称之为是普通的功德,并没有办法称之为是主要的功德,这个地方最主要想要获得的「证」功德,就是戒、定、慧这三学的功德。所以我们对于出家的法师,尤其是比丘而言,我们会称之为是「具有三学」的一个人,所以这当中的「三学」,指的就是戒、定、慧三学。虽然在家的居士,如果如理的修持,也能够生起戒、定、慧三学,但是这三学当中唯有比丘,他才能够获得最圆满的戒学功德,所以会特别以「具有三学者」这个名称,来称呼出家的比丘们。

现今有很多的法师都会觉得,自己的头衔上,如果能够冠一个「格西」的名称,是很了不起的,但是实际上如果能够冠上「具有三学者」的这个名称,是更珍贵的。所以这个地方进一步的提到了,其中戒学,经典及释论中,多次讚为定、慧学等一切功德之所依处,戒定慧三学当中,在许多的经典以及释论当中,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到,「戒学」,是「定」以及「慧」,一切功德最主要的根源,故须先具以戒学为主之证功德。所以三种的功德当中,必须要先具备的是「戒」的这种功德。如果具备了「戒」,要生起其他的功德,相较之下就会显得比较容易;但是相反的,如果没有「戒」作为基础,想要生起其余的功德,是非常困难的事情。由此我们就可以知道,如果出家的法师(尤其是比丘)能够持守清净的戒律,对于佛陀的圣教而言,是会有直接帮助的,这一点相当的重要。

该篇文章地址:菩提道次第略论二之一 甘丹赤巴 2010年

推荐访问:菩提道次第略论原文
上一篇:菩提道次第摄受加持颂_菩提道次第略论六之二 甘丹赤巴2010年
下一篇:[菩提道次第摄受加持颂]菩提道次第略论六之一 甘丹赤巴2010年

Copyright @ 2013 - 2018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