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录_修心日光十二 我爱执 我见 爱他人 2011年

来源:抑郁 发布时间:2018-10-19 点击:

修心日光十二 我爱执 我见 爱他人 甘丹赤巴2011年

甘丹赤巴尊者 日宗仁波切

中译:如性法师

日期:2011年3月3日 下午

接下来我们看到第41页,早上的那一堂课最后一段是提到,我们对于无法估计的事,会有过度的期待;对不用怀疑的事,内心当中又会生起过度的猜忌。

接下来,在刀口、箭口、矛口的缝隙当中为了求取一丝的利益,为了要消灭对方获得最后的胜利。所谓的刀口、箭口、矛口的缝隙中,指的就是在战场上。明明战场是非常危险的地方,但是我们为了要求取一丝丝的利益,为了要消灭敌人获得最后的胜利,因此我们会卖力的求生。

接下来如果吃了一点小亏,这时候对于阿闍黎、师长、或者是老朋友、生我们的父母亲、近亲,我们会把问题都推到别人的身上,六亲不认。所以这时候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一个无耻、而且薄情寡义的人。

再下来,上至善知识、下至虱子小虫之间,当我们在面对周遭的一切有情时,互相比较之后,地位较高的,我们内心会生起嫉妒;跟我们平起平坐的,这时我们会比较、竞争;状况比我们差的,会对他生起我慢。如果别人夸奖你,这时听到内心会生起骄慢;说不好听的话,责备你、你就不高兴,像是一头没有挂着鼻环的野牛、或者是没有上衔的野马。所以「我爱执」是一切烦恼之中,作恶多端、最恶劣的一颗心。

由善恶业感得苦乐果,这一点是真实无误,而且已经确定的一件事情,这一点从世尊的言教、或是袓师们所造的论典、甚至吉祥尊贵上师的法语《证道歌》的宝瓶当中,我们都一再的听闻过、也了解这个内涵。但在追求快乐、不想遭遇一丝痛苦的同时,纵使我们身边有他人的劝诫,但是我们的内心仍旧无法趣向善品。而这时我们的现状,是什么样的一种现状?我们的心不仅没有办法趣向善品,并且造作「性罪、遮罪」的情况,如同水流往下般,它是自然就能够产生的。所以这时候,我们内心里面所了解的、跟我们所做的,也就是心里面所想的、跟付诸于身语的行动,刚好是背道而驰。所以这个地方有特别的提到「具罪邪见者」,也就是我们所想的跟所做的刚好是背道而驰,因此我们是一位罪业深重的邪见者。这一段最主要告诉我们是,我们明明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我们很刻意的去轻蔑它、不在乎它,不把这些当作一回事。

从无始生死、直到现今,藉由八万四千种烦恼,造成了许多的伤害以及痛苦、并且遮止了许多成办利益的管道。但是直到现今,我们仍然没有办法具足「看见此中少许过失」的双眼,我们的现状就犹如同是乾枯的塑像,它明明是打开双眼的,但是它却看不到外物。(42页)

总而言之,一切的争吵与痛苦的根基是「我爱执」,如果我们继续随顺着它,而造作身语意的三种行为,将导至外敌、内乱,是今生后世一切违害的恶兆,如同青头鸟般。因此我们必须要了解,一切的问题都是来自于「我爱执」以及「弃捨他人」的这一颗心。

对此我们应该要正视「我爱执」为最主要的敌人,明确的去分辨所谓的「亲友」跟「敌人」的这两个团体。这一点就犹如同寂天菩萨在《入行论》当中有提到:

「汝昔伤害我,今日吾已觉,我见汝何逃,应摧汝骄慢。

我于余卖汝,莫哀应尽力。放逸不将汝,惠施诸有情,

汝则定将我,授与诸狱卒。如是汝长时,捨我令久苦,

今念诸怨恨,摧汝自利心。」

「汝昔伤害我」,过去「我爱执」你,藉由种种的方式不断的伤害我,「今日吾已觉」,但现今你已经没有再次的机会来伤害我,因为我已经了解你是一切问题的根本。因此提到了「我见」,见到了什么?见到了你是一切问题的根源,「汝何逃」,当我看见了这一点,我想用各种的方式来对治你、来消灭你的时候,你还想往哪里逃?「应摧汝骄慢」。

「我于余卖汝」,我将你转卖给其他的人,这时候你不要感到悲哀,「莫哀应尽力」,你应该尽心的去承事你新的主人。为什么我要将你转卖给其他的人?「放逸不将汝,惠施诸有情,汝则定将我,授与诸狱卒。」如果我因为放逸,而不把你转卖给其他的人,这时候你一定会想办法带着我进入地狱道当中,而把我交给地狱中的狱卒们。

「如是汝长时,捨我令久苦,」过去你长时中,藉由各种的方式伤害我,让我承受许多的痛苦,「今念诸怨恨」,这时当我回想起过去,你对我所造成的伤害时,「摧汝自利心」,我必须要想办法摧伏你。摧伏你什么样的心呢?只想着你自己的心。“

接下来,由于无始以来串习「我爱执」的缘故,当我们住在房子里,听到有老鼠叫的时候,我们内心会想到:「我今天晚上睡觉时,这只老鼠应该不会来咬我的耳朵。」而走到外面,发现天空乌云密布、闪电交加的时候,这时候因为无始以来串习「我爱执」的缘故,在内心当中会担心说:「雷会不会打中我的头顶」。如果我们来到有非人出没的地方,我们自己也会感到很恐惧、很害怕会有人来将我们掳走、甚至杀死。这都是因为「我爱执」的缘故。

其他的譬喻,因为怕别人的批评,自己的声名、自己的恶名因此远播,而内心感到痛苦;而有一些人会因为怀疑没有办法摧伏敌人,内心感到痛苦;有一些人因为怀疑没有办法保护亲人,而内心感到痛苦。总而言之,我们在某个时间点、某一个地方,会让我们感到痛苦的罪魁祸首,这一切的过失、这一切的问题都是来自于「我爱执」,所以我爱执是一切问题、一切过失的根本。“

对于这一点,过去的善知识们,他们是如何的看待心中的「我执」或是「我爱执」的呢?格西那摩瓦他在捣茶的时候就有说:「我要在我执的头顶上敲打它的头」,这时候发出『扎扎』的这种声音,他一边捣茶、一边告诉自己:「其实我是在敲打我执的头」。(43页)

而格西奔(也就奔功甲的这位格西),他在内心当中是如何的告诫自己,要如何的来看待「我执」或「我爱执」的呢?这时他想到:在心城的大门之前,「心」就像是一座城堡,在城堡的大门前,手上拿着正念的锐利短矛,并且告诉自己说:

「彼紧我亦紧,彼弛我亦弛。」

如果「我执」跟「我爱执」它的力量增强的时候,这时我也应该要提起心力加以防备,如果它的力量慢慢减弱的时候,这时我也可以稍稍的休息。

朗日塘巴提到:「利乐胜利皆供众生,我们所获得的一切安乐,最终的胜利都应该供养给众生。为何如是?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所有善聚皆依彼而产生,因为所有善妙的快乐,都是因为众生而产生的。一切亏损衰败悉自取受,为何如是?为什么一切的亏损、或者是失败,我们都必须要自己承受?这是因为一切损害痛苦,皆由「我爱执」所生。“

接下来下一段,如果我们以这种方式来作练习,也就是我们真的了解一切的过失、一切的问题最主要的根源都是来自于「我爱执」的话,这时纵使我们的胃,因为吃下去的毒而产生疼痛感,但是能够藉由思惟「我爱执的过患」以及「爱他执的利益」的话,这样的念头光生起,就能够让我们所感得的这种疼痛的感觉能够降低。乃至不得如是修习之间,相反的,如果我们没有办法认清「我爱执的过患」的话,纵使我们穿尽了牦牛负载的法裙,也就是说一头牦牛,牠的背上能够载许多的法裙,也就是我们一生,身为出家人,纵使你穿了很多套的僧服,但是如果你没有办法思惟我爱执的过患;或者是千瓶放在你的头顶,也就是你时常去参加灌顶,上师也不断的用宝瓶加持你的头顶;或者是你一生当中,把所有的时间、心力都付诸于听闻佛法上,这时如果你没有思惟「我爱执的过患」的话,你当下所做的很多事情,能不能够成为正法?都很难说。甚至说外表,我们会为了追求自己所定下来的目标,做很多的事,但是如果你没有思惟我爱执的过患,到最后你是一事无成的。

更进一步的提到,如黄鼠狼,这个地方提到黄鼠狼的这段文,仁波切刚刚解释的时候是提到说:当黄鼠狼牠生重病的时候,这时不管牠採取什么样的方式,牠在当下都没有办法获得安乐的这种感受。所以外表我们会做很多的事情,希望能够藉此达到我们自己的目标,但是如果你没有思惟「我爱执的过患」,纵使你忙于世间、或者是看似出世间的这些事情,但是到最后你的结果却是一事无成,也就是它并没有办法让你获得真正的快乐。

而下面的这段文以白话的方式来解释的话,就比方说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心中有我爱执,这时我们应该想尽办法用我们的大姆指,紧紧的压住我们心间的我爱执,不只是压制它、并且要想办法制伏它。其实说真的,想要控制、想要制伏我爱执并不会这么的困难,你仔细的想一想,你心中的我爱执它的身边有军队吗?没有!它具有强大的力量吗?也没有!它具有智慧吗?也没有!只是我们没有想办法去制伏它罢了。如果我们想办法的话,我们应该用我们大姆指的力量,紧紧的压在心间的心口上,想办法制伏心间的我爱执,并且在修持的当下殷重修持。如果我们能够勤于修持,这时我们所做的这一切能够称之为「大乘」;我们所做的事业才能够广泛的遍于一切,「大广」;「大忍」,这时我们在修学大乘法的当下,就能够提起强而有力的心力,能够承担一切的事业;「大慧」,并且我们具有殊胜的智慧。相反的,如果没有办法思惟我爱执的过患,纵使对他人宣说佛法、或者是我们为别人修法,看似做很多利他的事情,但是这一切事情的背后,最主要的内涵都不是所谓的利他。

以最简单的方式我们来介绍的话,以我爱执为根本的诸多烦恼,它有什么样的过患?其实三世一切诸佛,衪花多生多劫的时间来讲说,也都没有办法讲完,因为我爱执的过患实在是太多了!但是就如同之前,以最简单的方式来作介绍的时候,是过去世尊所讲授的教典、以及袓师们所造的释论、再加上尊胜的上师所传的口诀,而以最简单的方式来告诉我们我爱执的过患。而当我们在听闻思惟这些法义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反观自己罪过的内心,我们的心是有许多的过失,这时当我们听闻我爱执的过患时,我们必须要反观自心,并且藉由各种的思惟方式,将这些正理环绕着我们的心,不断的去思惟、不断的去理解,并且在内心当中生起定解。

如果能够这样做的话,不管外人用什么眼光在看待你,不管周边的人是认同你也好、不认同你也好,这都无所谓!因为你的心已经能够跟「法」相结合,并且对于法义能够生起定解。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纵使你有许多的功德,不管是神通、神变、宣说佛法、或者是你每天按时的做功课,你或许会对这些事情取上「这是我的功德」的这种名称,但这一切它都有可能会成为是「我执」的增上缘,甚至说它有可能是成为增长烦恼的助伴,这一点是很危险的。

以上的这段文,最主要是过去噶当派的善知识们,所留下来的一些经验法则,由于是经验法则的缘故,这当中有许多的譬喻,乍听之下你会觉得有一点难了解,但是这都是过去的袓师们,藉由自己的修心方式所传下来的殊胜教授。“

接下来我们看到(44页)第二个部分,从思惟爱他执的功德,而显示我们必须要修持爱他执的法门。这一点如同《修心七义》里面有提到:

修一切大恩。

这句话最主要提到的是「爱他执的利益」。在正文当中,对于一个大乘种性的补特伽罗而言,这时就如同《入中论》里面所谈到的,慈心、悲心在初、中、后三时都非常的重要。在《入中论》的《皈敬颂》里面,特别的强调「大悲」在整个大乘道里,初中后三时所扮演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

这时在偈颂里举了三个譬喻:在最初的时候,有如同种子般的重要;在中间的这段时间,有如同水分以及肥料;在最后的阶段,大悲的重要就有如同是果实成熟般的重要。虽然在譬喻里讲了三种不同的譬喻,但是这三种的譬喻都是在描述大悲的重要性。因此「大悲心」对于一个修学大乘佛道的行者来说,一开始有犹如同是种子般的重要;更进一步的,在种子开花结果的过程中,大悲就有如同是水份跟肥料般的重要;最后,我们都希望果树它能够开花结果,果实能够成熟,而让果实能否成熟最重要的关键也是在于大悲。因此大悲心在初、中、后三个阶段都是非常的重要。

而不管是「慈心」或者是「悲心」,这些善念都是必须要依着有情才有办法生起。为什么要依着有情才有办法生起?比方说以慈心来说,「慈心」的所缘是缘着匮乏安乐的有情众,藉由缘着欠缺安乐的有情众,而在内心当中生起「希望他们能够与乐相遇的慈」;而「悲心」最主要的所缘是缘着正被熊熊的大火所燃烧的痛苦有情,而缘着这一类有情,在内心当中生起「不忍他人受苦的悲」。为什么要特别的强调「熊熊的大火」?因为在很多的论着里面,都会将轮迴譬喻是火坑、或者是监狱,而在这当中流转的有情,就是被熊熊的大火所燃烧,就像是轮迴的众苦逼迫着他们一般。因此在面对他们的当下,内心当中生起了悲愍。

对于这一点在《入行论》当中有提到两句话:

「怀慈供有情,因彼尊贵故。」

对于藏文的原文里面它是提到,我们之所以要供养菩萨,这是因为菩萨的内心中充满了慈心。而为什么我们要供养这个对象?因为他内心当中慈心的所缘、是缘着一切的有情的,也就是因为菩萨他具备有这颗心,而这颗心它具备有这个特点的缘故,所以菩萨是值得我们恭敬供养的对象。“

本文内容由小编为各位整理的修心日光十二 我爱执 我见 爱他人 2011年

推荐访问:修心日光论
上一篇:[修心录]修心日光二十一 不应颠倒 圆满佛果 2011年
下一篇:菩提道次第摄受加持颂_菩提道次第略论六之二 甘丹赤巴2010年

Copyright @ 2013 - 2018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