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录_修心日光十七 发心为利他 欲正等菩提 2011年

来源:抑郁 发布时间:2018-10-19 点击:

修心日光十七 发心为利他 欲正等菩提 2011年

甘丹赤巴尊者 日宗仁波切

中译:如性法师

日期:2011年3月9日 上午

至尊弥勒菩萨曾经在《现观庄严论》里面有提到:

「发心为利他,欲正等菩提。」

这个偈颂当中的内容非常丰富,总摄了一切大乘道的法类。平常我们提到「入大乘门,唯是发心」修学大乘法的行者都知道菩提心的重要性,如果菩提心如此的重要,「菩提心」到底是怎么样的一颗心?

在这个偈颂当中,第一句话「发心为利他」,生起菩提心必须要具备有两种的希求之心,在还未生起菩提心之前,必 须要 先生起「希求利他之心」,透由希求利他之心为「因」,更进一步的在菩提心生起的当下,在内心中生起「希求菩提之心」,因此菩提心是包含了两种希求的胜心。对于这两种希求心,之前在《修心日光》中有提到「希求利他的菩提心」以及「希求菩提的菩提心」。虽然取名为菩提心,但是「希求利他」的这颗心只不过是成办菩提心的「因」,但是不管是《现观庄严论》也好、或是《修心日光》也好,其实提到了这两颗心都是生起菩提心不可或缺的因缘条件。

生起菩提心,并不是为着自己本身,是为了利益如同虚空般的一切有情,更进一步的,对于圆满的菩提(也就是正等觉)生起强而有力的希求。所谓的「正等觉」就是了知一切万法的人,称之为是正等觉,甚至他能够清楚的了解基道、智道以及一切遍智的内涵,甚至他也能够了解如所有性、尽所有性一切的法类。为了要成办圆满的利他,打从内心底对于圆满的正等菩提生起强烈的发心。

在《现观庄严论》里面第二句话「欲正等菩提」,这个地方有特别的强调「欲」,也就是想要、希求的意思。以「心王」跟「心所」的角度来探讨的话,「欲」这颗心是属于「心所」,但是「菩提心」是属于「心王」,既然菩提心是属于心王,为什么在《现观庄严论》里面会提到「欲正等菩提」?「欲」明明就是心所的内涵啊!这个地方是藉由「欲」的心所,取名为「菩提心」,也就是将「菩提心」的这颗心王,透由「欲」的心所的名称,而将它取名为菩提心;但是菩提心的本体、本质,还是心王的本质,只是透由周边的心所而为它取了这个名字,因此在第二句话里面有提到「欲正等菩提」。

之后仁波切有讲到:「现在在座的各位有很多人似乎都学了《现观庄严论》,不知道对这两句的解释满不满意?下次有机会的话,应该是请各位来解释这两句话的内涵才对!」这两句话它统摄了整个大乘道的内涵,它包含的层面非常的广。

第三句话「彼即彼如金」,仁波切又继续的问到说:「有没有人可以站起来回答这句话是在讲什么?」这当中的「彼即彼」这两个是指什么?这当中的「彼」字,以藏文的文法而言就是在强调「前面刚说完的那个东西」,前面说过什么?我们刚刚说了「想要发起菩提心,必须对于两种的境界生起强烈的希求,一者是利他、一者是自利(也就是菩提)。」所以之前所讲的「利他」以及「菩提」的这两点,就如同经典里面所诠释的。而这当中的「经」又有两种的说法:第一种说法,以《般若二万颂》为主,这两者的内涵就有如同《般若二万颂》里面所诠释的内涵;更进一步的,在《般若十万颂》以及《八千颂》里面也有提到相关的内涵,这是第一种说法。

第二种说法,这当中的「经」不仔细的去分所谓的「二万颂、十万颂、或者是八千颂」,而是「希求利他」以及「希求菩提」的这两点,就有如同是《佛母经》(也就是《般若经》)当中所说的内涵,以下在《现观庄严论》的正文当中,更进一步的,藉由《般若经》里面所提到的发心内涵来介绍菩提心,这就是《现观庄严论》里面「发心为利他」这个偈颂当中的意思。“

接下来我们看到正文(68页),知母等七因果的前三法的代替者,即是自他相换之理,七因果教授的前三者,提到的是「知母、念恩、报恩」,而这三者如果以自他相换的方式来呈现的话,分别在《修心七义》里面提到了「众过皆归一」,也就是提到藉由各种的方式思惟「我爱执的过患」;「修一切大恩」,以及藉由种种的方式去思惟「爱他执的胜利」,所以这两者它可以代替七因果当中的「知母、念恩、报恩」。

并由施捨取受二者修习慈悲心,透由缘「慈心」的行相来修「捨」,透由「悲心」的行相来修「取」,所以在自他相换当中的「取、捨」,跟七因果教授当中的「慈、悲」,彼此是能够互相配合的。增上心则本自即有,因此不予额外安立。在自他相换的法则里,并没有特别的强调「增上意乐」,但藉由修学「取」以及「捨」的内涵,这时修学自他相换的这位行者他的心续中,自然能够涌现增上意乐的这颗心。藉由修学「取、捨」在内心中「生起意乐」,更进一步的藉此「发起菩提心」。所以在自他相换的法则里,虽然字面上并没有提到「增上意乐」,但是藉由修学「取、捨」,它已经涵盖了增上意乐的内容。“

第个二部分,修习欲求菩提的菩提心,也就是之前所提到的「希求菩提之发心」。这时候我们要想到,按照前面的方式如此的修学慈悲心后,有谁能够直接成办一切有情的利益呢?有一些人的心里面虽然对一切有情能够生起慈悲,希望一切有情都离苦得乐,但是在这个世间上到底有谁,能够直接成办一切有情的利益呢?

虽然声闻缘觉的阿罗汉、诸大胜士及十地诸大菩萨也都具有不可思议的利他事业,虽然说声闻以及缘觉的阿罗汉也能够行广大的利他事业,这一点在前面的几堂课里,我们有提到涅悲(就是敬影尊者),敬影尊者透由他自己修学佛道而证得罗汉的果位之后,他不仅自己本身能证得罗汉,透由宣说佛法也能够让许多的弟子证得罗汉的果位,所以有弟子为这么尊者取名为「无相好的佛」。平常的佛都是具有相好庄严,但是敬影尊者他就像是一尊没有相好的佛一样,他所作的事情、所作的利众事业跟佛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所以他自己本身能够成就罗汉的果位,也能够让无量无边的有情成就罗汉的果位。所以这个地方有特别的提到,虽然声闻缘觉的阿罗汉也都具有不可思议的利他事业,这是第一个部分。

第二个部分,「诸大胜士及十地诸大菩萨」,这当中诸大胜士是以「菩萨」来作解释,从一开始发起菩提心的菩萨,从资粮道、加行道,到见道、登上初地,一直到十地的所有菩萨们,也都具有不可思议的利他事业。以初地的菩萨而言,初地的菩萨他能够化现一百尊的化身,二地的菩萨能够化现一千尊,三地的菩萨能够化现一万尊的化身,到最后十地菩萨他能够化现如微尘数般的化身,并且在化身完毕之后,也能够藉由他的化身行广大的利众事业。所以在这里也有特别的强调,诸大胜士及十地诸大菩萨也都具有不可思议的利他事业。

但是在轮迴未尽前,以任运无间的方式,纵使只宣说一座法,仅是绽放一道光芒,也能将无数的有情安置于涅槃的人,唯独有佛。在轮迴还未消失之前,能够以任运无间的方式来行利众事业的,只有佛。所谓的「任运」就是在不作意的情况下,只要所化机(也就是佛想要度化的弟子、想要度化的有情),他本身的条件具足了之后,这时佛的事业能够马上在这位有情的心续当中呈现出来,这是不需要作意的。并且这样的事业是无间的,完全没有间断,就像大海当中的海浪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管是白天、晚上,大海当中的海浪是不会有消失的时刻;相同的,佛的利众事业,它不仅能够任运的呈现,而且它呈现的方式是没有间断的。

并且他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利益众生?「纵使只宣说一座法」,只是讲一座法,他也能够透由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方式,面对希求不同的众生,配合着不同众生的根器,宣说适合他们的法类。并且「佛只要绽放一道的光芒,也能将无数的有情安置在涅槃当中。」佛藉由宣说小乘法,能够引领许多的小乘行者进入小乘道;佛宣说大乘法,能够带领无数的众生进入大乘道。甚至说佛可以示现各种不同的形象,纵使是魔、非人、跛脚的、瞎眼的,只要能够利益到有情,佛都会尽他的可能示现一切众生所需要的面貌。所以这当中有提到,「佛透由宣说正法,绽放光芒,也能够将无数的有情安置于涅槃,这样的功德在这个世间上只有佛才有。」

不仅如此能究竟圆满自利断证功德的果位的人,也只有佛而已。能够究竟圆满自利,断功德以及证功德两种果位的人,也只有佛。小乘的罗汉能够断除烦恼障、没有办法断除所知障;一开始修学大乘法的大乘行者,透由修学大乘道,在八地的时候他也能够断除烦恼障,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断除所知障,没有办法断除所知障就没有办法了解一切的万法。所以对于这些行者而言,虽然他有现证空性,但是在现证空性的当下,他并没有办法了解「尽所有」的法类,也就是在现证「如所有」的同时没有办法了解「尽所有」,在现证「尽所有」的当下没有办法通晓「如所有」的内涵,所以了解「尽所有」跟「如所有」这两者是有次第性的。但是对于佛而言,佛是不需要有这个次第,衪能够在同一个时间里、同一个状态下,同时的了解「尽所有」以及「如所有」这两种法类,这样的功德也只要佛才有。

所以在正文当中提到了,能够究竟圆满自利断证两种功德果位的人,也只有佛。因此在内心当中我们必须要生起以下的念头:我为了利益一切的有情,应当获得二利究竟圆满的佛果,以这样的方式来练习发心。

为什么我们要练习发心?我们最主要的目标,不外乎是希望能够早日利益一切的有情。所以为了要成办圆满的「利他」,所以佛果是不可或缺的。甚至以「自利」的角度而言,如果要圆满「自利」也必须要获得佛果。所以有一些人他的内心当中,或许会如此作意:「如果要圆满「利他」是需要佛果,但是以「自利」而言或许是不需要佛果就能够成办的。」但是实际上不管是「圆满利他」或者是「圆满自利」,成佛才是唯一的途径。所以在修学大乘法的时候,为了自利而去寻求小乘寂静果位的这种心态,是必须要弃捨的。所以以利他的角度、或是以自利的角度,两方面来作思考的话,都是必须要获得圆满的佛果才有办法成办。“

接下来修习菩提心的利益,在《勇授请问经》当中有提到以下的这几个偈颂,这几个偈颂在「道次第」的论着里面也都有提到。在《勇授请问经》里面提到:

「菩提心之福,假若有形色,遍满虚空界,福尤过于彼。

较人以珠宝,遍满恆沙数,诸佛剎土中,供养世间怙;

若有人合掌,心敬礼菩提,此供最殊胜,此福无边际。」

藉由菩提心所累积的福,如果有形色,这样的福它能够遍满虚空,并且它的宽广度比虚空还要来得宽广;甚至如果有人,以珠宝供养如同恒河沙数般的佛国净土当中的世间依怙,所累积的福应该是相当可观的。但是如果有人诚心的合掌、非常恭敬的顶礼菩提,在内心中生起菩提心的话,这样的福德比前面有人供养珠宝给十方世界一切诸佛的功德还要来得殊胜,因而提到「此供最殊胜,此福无边际。」

对于这个地方我们所提到菩提心的利益,这当中的「菩提心」指的是哪一种心呢?在《集学论》当中有提到:

「『彼愿菩提心者,即欲求成佛。』谓由心发愿而生起。」—如所说。

在《集学论》当中有提到,所谓菩提心的利益,如此的殊胜、如此的广大,这当中的菩提心最主要是以「愿心」来作介绍。提到了愿心,什么样的心能够称之为是「愿心」?什么样的心又能够称之为是「行心」呢?所谓的「愿心」,指的是对于无上的正等菩提,发起想要希求的真实之心,称为愿心;而「行心」是更进一步的,被菩萨行的修持所摄持的发心,称之为是行心。所以这两颗心,它的本质是完全相同的,但是「愿心」并没有被菩萨行所摄持,而「行心」是有被菩萨行所摄持的发心;所以这两颗心它的本质是相同的,但是一者「没有」被菩萨行所摄持,而另外一者是「有」被菩萨行所摄持住。“

对于这一点在《入行论》当中有提到:

「如应知欲往、正往之差别,智者应依次,知此二差别。」

以一个简单的譬喻来说,我们必须要了解「想要前往」跟「正在前往」这两者的差别,所以前面两句提到了「如应知欲往、正往之差别,」我们必须了解「想要」前往印度,跟「正在」前往印度这两者的差别。「想要」前往印度是你的内心中生起「想要」去印度的这个念头,称为想要前往印度;而更进一步的,如果你出发了,往印度的方向前进的话,称为「正在」前往印度,所以这两者是不同的。

相同的道理,「智者应依次,知此二差别。」透由前面的譬喻,智者必须要了解「愿心」以及「行心」这两者的差别。所谓的「愿心」,是行者在内心当中,对于圆满的正等菩提生起「想要获得的这颗心」,而这颗心是不造作、真实的一颗发心称之为「愿心」,就像是想要前往印度的这颗心。更进一步的,不只是发心,而且将心的力量实践在身语的行为上,付诸于利众的事业而行菩萨行的话,这时候我们内心当中的发心,称之为是「行心」,也就像是正在前往印度的这颗心,它不只有「想要」前往的意思,而且它付诸于行动;相同的,行心不只是发起了菩提心,更进一步的行广大的菩提行。所以「行心」跟「愿心」这两者的差异,虽然都是发心,但是一者是被菩萨行所摄持,另外一者是没有被菩萨行所摄持。

对于这一点有很多的人或许不清楚,所以在有一些论典里面会提到,「为了成就圆满的佛果,我希望行布施、持戒、忍辱等等的内涵,说这样的心是行心。」其实这样的心并不是行心,它只不过是殊胜的发心罢了(它并不是行心)。因为之前我们已经提到,不管是「愿心」或者是「行心」,它的本质是相同的,也就是发心的本质、体性是完全相同的。不管是「愿心」或是「行心」,都是必须要具备有两种希求之心,所以这两颗心最大的差异是在于「愿心」并没有被菩萨行所摄持,而「行心」有被菩萨行所摄持罢了!所以对于某些的论典里面有提到「为了成就圆满的佛果,我想要行布施、持戒、忍辱等六度内涵的发心,称之为是行心」的话,其实这种安立方式并不正确。“

接下来我们看到(71页),这个部分提到的是,彼之支分教授有五。在之前《修心日光》里,一开始提到了「修学菩提心的前行法」,更进一步的在正行当中提到了「修习世俗菩提心」以及「修习胜义菩提心」,而修学世俗菩提心当中又分为「主要的教授」以及「支分教授」。前面几堂课提到的是「主要教授」的部分,在「主要教授」里,正行时必须思惟「我爱执的过患」、「爱他执的利益」,透由了解过患、利益之门,更进一步的对于慈心的所缘修「捨」,对于悲心的所缘修「取」,而在座间的时候,必须要如何的修持,这些在前面都已经简单的介绍完毕。“

接下来所要介绍的部分是「支分的教授」。支分的教授,简单的来分可以分为五点:一、将恶缘转为菩提道,二、摄为一生的修持,三、修心之量,四、修心的誓言,五、修心的学处。

首先第一个部分,将恶缘转为菩提道。这一点又分为:简示以及广说。在

「简示」当中:「罪满情器时,恶缘转觉道。」

以上就是由小编为大家整理的 修心日光十七 发心为利他 欲正等菩提 2011年推荐访问:初发心菩提萨埵

上一篇:【修心录】修心日光十三 自他平等 自他相换 2011年
下一篇:[修心录]修心日光二十一 不应颠倒 圆满佛果 2011年

Copyright @ 2013 - 2018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