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识学概要]唯识学的意趣(宗承法师)

来源:业果 发布时间:2018-11-17 点击:

唯识学的意趣(宗承法师)

唯识学是研究心识变化和作用的一门精神科学,它以“唯识无境”为一贯之道来说明宇宙人生的现象和本质都不离心识而有。缘起现象是讲业果唯识的道理,空性本质是明清净法界的原理。依据《华严经》所说:“三界虚妄,但是一心作,十二缘分,是皆依心”。业果缘起的十二有支,是依于一心而有,所以证知缘起事相唯是心识所现的,离于能现的心识,没有所现的诸法。事相既是依心而存,则似乎离心而有外在的境界,全是出于虚妄心识的幻现,绝对没有客观存在的独立性。现在,从三个方面来研讨一番其意趣所在,以饷读者。

一、点悟空性的方***

我们从二个不同的角度来探讨这个课题。其一,从自然科学来看事物的现象关系,有的物理变化,有的化学变化。譬如生活当中饮用的水,通过冷却到华氏三十二度时,水就会结冰。若把它加热到华氏二百二十度,则水会变成蒸气,散发到空中。蒸气在空中遇到寒流,又会形成雨水,雪花或冰雹等。要知结冰或蒸气是水的相状变了,也即是方式不同,但H20是不变的。像这样事物的形状变了,其性质不变的作用,就叫做物理变化。若将H20化解,它的分子式是H20→H2+0。根据科学的发展,H2和0分子还可再细分为原子、核子、电子、中子、光子、量子、微子、粒子…到了粒子,那已经是无色、无相、无体、无形、无质的空虚了。这种作用,就叫化学变化。我们能否从以上二种变化作用启迪到某种真理呢?从物理作用上看,形式变了,但其性质不变。有情的业力不也是一样吗!有因必有果,因彻果该,果彻因缘,因果不昧。有情的生死酬报皆受业力所牵,不同的业力创造不同的人生,六道生活形式不一,但是有情各自生命的主体不变。有情自身的业力作用却类似于自然科学的物理变化。这是否意味着因果作用也是一种物理缘起。因果千差万别,盘根错节,繁多复杂,就像蜘蛛网一样,网网相关互联。因果性能不灭,但随助缘条件不同,使其形式相状也随之出现千变万化。再者,缘起作用的本身是当体即空,自然科学虽未完全证实到事物的毕竟空,但已了知事物的生灭变化,迁流不住。空性原理涉及到化学变化。若将分子一直细分下去,最后所见空相。这种分解法即是一种析空观。自然现象存在着物理和化学之间作用的关系,人亦同然,可以通过科学精密仪器来研究人体结构。佛教主张人是由五蕴聚集而成的,是一种物理上的作用。五蕴当中实难找到有任何自体不变性的东西存在,了无可得,五蕴皆空而无我,应是一种化学上的作用。从物理和化学作用上,我们能体会到佛教讲得缘起性空的道理,实际是一种缘起不碍于性空,性空不碍于缘起的互缘关系。

其二,佛教是基于精神作用上来探讨宇宙人生的现象,尤其是唯识学,都是围绕着心识变化来展开的。佛教讲唯心,这是不是一种唯心主义?不错,可以说是道地的唯心学。要考虑到佛教讲的唯心思想,是否符合科学原理?能否通过科学去证实它?二千多年前科学未昌明,可是对哲学,心学的体证研究却远领先于近代尖端科学的发展。那时人们往往通过禅定功夫来证悟宇宙人生的真谛,历代先圣古德已证明了这一实事。现在研讨唯识学,就是研究心识作用的一门哲学。唯识学主张“唯识所现,心外无境”的道理。有人一听到心外无境,便有谈心色变的感觉,这似乎意味着客观世界的不存在,在脑海中马上产生一种观念,认为佛教讲唯心是否定客观世界。笔者认为这种观念是错误的。佛教讲的唯心与形而上学所说的唯心意义完全不同。佛教不否定客观世界现象的存在,如山河大地,花卉草木,芸芸生机,森罗万象,作为器世间的产物,始终与有情世间同类相吸,同气相求的因果关系。若单论唯心无物,那是不能令人满足的,必须明因果的规律,才能成为真正的唯心说。但是佛教重于心学,不重视客观世界。因为有情的存在和延续,都是由自心所造的善恶业所感,外境并没系缚内心以令流转的力量,完全是由内心的昧着,染爱,才使有情于生死中流转不已。再者,客观世界不能帮助我们解脱生死,证入涅盘。真正了生脱死,转迷成悟,超凡证圣,一定要向自心中求,向外攀缘,只增烦恼,终归无获。为什麽佛教不重视客观呢?我们追溯佛陀的根本意趣,认为客观世界存在的事事物物,当体就是因缘和合而成,其当下就是空。可是我们很难理解到这麽大的宇宙,这麽大的一个地球,它们是由什麽条件组成的。我们自然也很难了解到宇宙当下即空的道理。在此,我们列举二个基本数据来说明这层意思。人们经常看电影,银幕上的每一个动作,都是由廿四张图片组成,如打一拳出去,看得很逼真,有身临其境之感,自己的情绪也随之波动起来。正是由于廿四张图片的连贯性,观赏到的拳头才有逼真无疑之感。如果少于廿四张,或廿张图片以下,在银幕上我们便可看到拳头动作有间停性。因此,在银幕上的每一动作,都是由廿四张不同条件,侧面,不断运动组成的,才能显出电影的真实感。另一个数据是如看电视,在电视银幕上由电子放射出的扫描斑点,每秒是三十下,所以我们看到电视的图面清晰,有真实感,就像是在现实生活当中所发生的事情一样。事实上,这是由每秒三十下电子放射出的许多斑点所组成。我们看外境也是一样,由见闻觉知所得的影像(图片)似有真实之感,宛然存在于心识之外。但是我们为什麽体会不到诸相皆假,其体皆空呢?问题在于事物内在的生灭变化速度极快,超出我们的感性能力,如电灯,只看到亮的一面而未见到暗的瞬间。同理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只看到事物生或有的一面,无法看到事物空或灭的一面。尽管佛陀一再谆教“诸行无常,诸法无我”的道理,我们不但看不到事物无常,无我的一面,反而备感客观世界之真实,无形自现,增益执和损灭执。问题的原因在那里?这是我们研究心识作用的重要课题之一。

人的心识变化,大家都知道,是无形无相,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但你时常能感觉得到它的存在和作用。通过自己的见闻觉知感受到自己内心精神的活动作用,它的活动又是千变万化,不可思议的,“众生心行不可思议”。有时愉快,有时痛苦,有时起善念,有时则被烦恼支配而起恶念,实难以把握它。所以,从多方面来看,精神变化和作用最大。那麽,心识的变化时速又是怎样呢?根据《俱舍论》的计算法,以人的正常心里变化为准则,心的变化是以“一念”为最小时率单位。一念为一生一灭,也叫一刹那。一刹那相当于现在时间的七十五分之一秒。也就是说,在一秒钟里,当下的一念心现起,就有七十五刹那生灭。可是人的心识是以每秒七十五分之一刹那的速度生灭变化着。其速度之快可略见一斑。我们也可透过这一原理来认识客观。客观世界也叫器世间,是有情的共业所成。驱使客观世界生灭变化的原动力是业力。由于有情各自业力的作用,再加之不同的助缘,遂使器世界有成、住、坏、空四相变化。事事物物的内在变化也一样受其业支配着,仍然在时空中迁流不住,相续不断地生灭变化。客观世界的共业作用,必和有情各自的别业相适应,相协调,因而便有六趣的不同形式作用。虽然我们根据《俱舍论》的计算法,推算出心识的变化频率为每秒七十五分之一刹那,但是尚未明文指出客观世界的变化频率每秒是多少。佛教提倡只能用极深,极殊胜的禅定功夫来观察,整个客观世界的变化和内心世界的作用。若能转物即同如来。佛陀观三千大千世界如□摩罗果。神通功能的不同作用,是可以改变事物的因缘条件。

器世界的生灭变化频率必与有情的心识变化频率相一致,才能相共安危。依据唯识学的原理,阿赖耶识有三类境,即根身、器界和种子。其中器界即客观世界也是阿赖耶识所执受的部分之一,因此,器世界的生灭变化也应于阿赖耶识的自身生灭变化同步作用。论及生灭变化,其实就是一种波的作用。生即现行,现象界宛然显现,属前七转识。灭即种子,其功能处于潜隐状态,留待因缘条件成熟时再生。那些留存于阿赖耶识的种子(生机功能)本身也是前后刹那生灭,相续不断。“一切种子如瀑流”。驱使这种生灭变化的生死波段循环轮回的,便是无明和业力。由无明故迷失真心,产生妄心;由妄心故执取分别,产生颠倒,造诸业因,形成有情生死轮回的原动力——有支种子。起妄分别决定作用的,是名言种子。我们的意识分别,思维作用,皆受名言的支配。名言是指于相所有增语的意思,有二种:一、了义名言,就是能诠义理的名词概念。二、显境名言,是指精神和心理的现象与活动。《摄大乘论》更直接把意识称为“意言”。它以名言分别为自性,以名言分别的作用,而成为认识,所以叫意言。由此可见,意识的分别其实就是名言种子在起作用。再者,由于名言种子的分别作用,就会产生种种错觉,甚至颠倒执着,构成我执种子。这类种子也是构成有情生死轮回的有机力量,更是造成我们不见客观世界当体即空的一种障碍。同时这类种子还会产生种种的烦恼,令心造诸恶业,又再形成有支种子。以上这三类种子—名言种子,我执种子和有支种子,是阿赖耶识的产物,有情的生活或生死皆不离这三类种子。由于这三类种子的杂染作用,我们才会迷失真心,走向凡心,大大地障碍了我们了解客观世界真实现象的伴脚石。

色心的变化作用都是缘起性空的,所谓“色心无常,主客是空”。生灭变化含藏哲理。自心生起时,客观世界亦同时生起,当心灭时,客观世界也随之而灭,这种原理叫做“同步作用”。由于这种同步作用,很容易产生一种“常”的感觉,并且还会产生一种认为客观世界是离心识之外而独存的错觉。从主客是一种同步作用来看,我们认识客观世界其实就是主观上的客观世界,并非离开主观而另有一客观独存。在《解深密经》里,佛陀对此有一精辟的论述:“若彼所行影像,即与此心无有异者,云何此心还见此心?善男子!此中无有少法能见少法,然即此心如是生时,即有如是影像显现”。从这段文中,我们可以体会得到客观世界是从内心所生的,当你心去分别境时,实在就是分别你的自心。虽说自心似乎有所取,有所见,而实无有少法能见少法。这种自心还见自心的认识论,反映出我们根本就无法亲缘到真实的客观世界。我们所认识到的客观世界仅仅是一种影像境,即复印件。试想倘若我们真能缘到客观世界,其中必有间隔距离,有距离必有时间性。事物本身刹那生灭,一旦我们缘到事物时,已是多少刹那之后的事情了,我们怎能得知前刹那的情形是怎样呢!正如希腊哲学家赫拉克里特士所说的那样,“人不能两次立足于同一河流之中,因为水是流转变动的”。濯足而入,已非前水。同理可证,我们不能同一刹那中亲缘到客观世界的现象,我们只能自变自缘。西洋哲学有说:“世界是意识的表象”,“我思故我在”的思想,也同样反映出客观世界是心识所造。鉴于心识生则客观亦生,心识灭则客观亦灭的同步作用,造成认识上的错觉,认为客观世界是离心外在的,有实在的外境相可得,这就是有情之所以会产生颠倒执着的一个关键的盲点。二、主观真理的认识论

“我说识所缘,唯识所现故”,这是佛陀在《解深密经》里明确指出三界所有,唯心所作,离心无境的唯识思想。心识在生命的活动中,确有其重要性。如眼识能了别色尘,耳识分别声尘,乃至第八阿赖耶识了别根身器界,都是心识的特殊功用。假定我们没有这个特殊的心识,就没有了别境界的认识。如眼瞎的人,根本不能见到红黄赤白的颜色;耳聋的人,根本不能听到美妙悦耳的音乐。可见如果没有心识,我们什麽都不知道。再说,当一个人的心境愉快时,他所见到的任何景色,都会感到无比的欢喜;反过来说,当一个人的心情极度悲切时,不论见什麽东西,在他内心中会立刻感到无限的凄凉。佛经说u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爱因斯坦也说“时空是人的一种错觉”。因此,我们所认识的各种的外物,都是随心转变。只有内在的心识,没有外在的决定性境界。

该篇内容就是由小编为各位整理 唯识学的意趣(宗承法师)

推荐访问:唯识学纲要 昌宗法师
上一篇:唯识与中观_唯识的业果缘起论
下一篇:白法义山西大案_密宗法义精要 四、信业果 1、黑业

Copyright @ 2013 - 2018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