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们会怎样】后来,我们执别人之手,与别人偕老

来源:感悟人生 发布时间:2018-06-30 点击:

人生最大的冒失之一就是我们以为可以找回失去的东西,但是有些东西在你生命中出现,不珍惜,到头来只是怀念,小编整理了一篇后来,我们执别人之手,与别人偕老供大家欣赏!

我们最大的冒失之一,就是误以为人生长到可以找回失去的东西,而有些人出现在生命里,好像就是为了让人怀念的

你记得他刚走的时候,那段日子里,你整日买醉,游走在不同的场所,不能让大脑空下来

生活像是突然缺了一个大口子,恐惧、孤独、不安汹涌的疯狂灌了进来

你不能听慢歌,不能看爱情片,稍微关于失恋的话题,都让你坐立难安

你甚至封闭了自己,不敢出门,不敢联系曾经的朋友,抗拒这个世界里,曾经跟他有关过的一切

可好像,你刻意的不去想,他却又无处不在

房间里,总不经意翻出他的东西,他的牙刷,他的杯盖,他买的还没吃完的口香糖,洗漱台上,你给他买的的剃须刀

你记得刚分手的时候,你明明把家里彻底清理了一遍,你明明都扔掉了的

是你记错了么?

当初说好一起走的人,怎么走的头也不回了?

  Chapter.1                                                        

有风吹起,昏暗路灯下的湖面,泛起层层涟漪,杨子回过头,眼睛有点红

他说,阿木,起风了

阿木是杨子心里的人,却不是杨子的爱人

第一次见到杨子,也是在这家酒馆里,闲散聚会,酒过三旬,杨子空洞无物的眼神,引起我莫名的兴趣,我故意聊起感情的话题,大家兴致盎然的聊起彼此的前任,唯独杨子,他没有参与,他倚靠着窗台抽烟,烟雾缭绕里,狭小格子间,他显的那么格格不入,却又引人注意。

我递给他一杯酒                                              这杯酒叫回忆,符合你现在的心情     

他呆愣了几秒,绅士的掐灭了手中的烟,轻笑了声                                                              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那要看你,想跟我说点什么

远处的天好像更近了些,蜿蜒的长湖、宁静的小道,不远处的万里荷塘里,蛙声一片。

月光清冷,映照在杨子脸上

我要结婚了

许久没有后文,我轻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朝他抬了抬,浅尝了一口;

哦,恭喜

  Chapter.2                                                        

杨子裹着厚厚的棉衣,在单位门口等着报道,刚刚下过一场大雪,路两旁常青的樟树被沉甸甸的积雪压着,寒风吹过,雪花扑簌簌的掉进了杨子的大棉衣领里,他正懊恼的耸动着肩膀,试图把雪抖出来,便听到一阵笑声,他抬起头,白雪皑皑,少女明眸皓齿,犹如一幅画;

女生穿着制服,齐肩短发发尾处微卷,眼眸深邃,满含笑意的盯着他

哎,你要不要上来,暖和下?

他心里一惊,依然傻愣愣的仰头看她,心里有股异样的燥热。

温度是零下的

素来有单位女神称呼的阿木,意外的对着杨子,格外的热情

阿木带杨子熟悉工作环境和周遭同事,带他去领自己的工作用品,耐心的告诉他该注意的事项

她挨近他的时候,他能闻到阿木身上淡淡的茉莉花香

枯燥无味的单位生活多了份期待,就像幽深的小巷突变的热闹,而冬装素裹、气温零下的青木镇,也变得好像不那么冷了

在同期的新人里,杨子是最勤奋的那一个

单位上的大事小事,他都揽着做,别人夸他,他只是敦厚的一笑,偶有同事说他急功近利,他也无所谓,只有他自己知道,所有的忙碌都是铺垫,他想要的,只是每次在经过阿木办公桌时,她和他默契的那相视一笑

杨子想,就这样好了,父母把他调回家乡小镇,生活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很快,他们便熟络起来,私下的阿木,却让杨子更有距离感

阿木爱看书,整个青木镇,只有一家书屋,老板是个敦厚的中年人,养了一只很胖的橘猫,会讲诙谐幽默的笑话,泡得一手好茶,阿木第一次带杨子过去的时候,老板笑呵呵的开着阿木的玩笑,嘲笑她终于脱了单,阿木却不怒反笑,什么都没解释走进了书屋

那天老板兴致很高,拿着把吉他在院子里,弹了一下午的民谣

杨子倒是从小到大都不爱看书,可却从那以后,每个周末都会跟阿木在那书屋里,泡上一整天

阿木看书的时候,杨子就跟老板闲聊,才知道,阿木是这里的常客,老板还说,阿木之前也有带朋友过却是第一次带了个男孩子

杨子在老板意味深长的眼神里,涨红了脸,他盯着窗边,阿木泡在书里,整个人缩成一团靠在竹椅上,如痴如醉,有风轻轻吹起,院子里的风铃叮当作响,橘猫挺着饱满的身姿在院子里踱步

不知不觉啊,冬天已经过去了

杨子笑了,指着橘猫,对老板说:你该带它减肥了

阿木也是个很有趣的人,看书看累的时候,闲暇之余,她也会跟她一起逗弄店里的橘猫,看着橘猫挪着笨重的身姿冲他们喵喵的叫,阿木还会跟他一起,吐槽某个领导开会时浓重的口音,阿木说,她想出去进修,想去美国,听说那里,有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收藏了全世界各地的名著,阿木说起这话的时候,眼里是杨子从未见过的光亮

阿木问杨子,杨子,你呢,你以后想干嘛?

杨子不说话,笑着笑着,便沉默了下来

他有点惭愧,在面对这样的阿木的时候,他甚至衍生了卑微,他从未幻想过出国这样的事情,他是出生在小镇里的少年,退伍回来家里安排工作,他以前是觉得,这样的人生到底是不是他想要的,可身边的人,好像过的,都是这样的生活,波澜不惊,一世安稳

最初,他以为,她是跟他一样的

而后,他常常陷入莫名的沉思,他的梦想?他有什么梦呢?他已经这样了,他心里广阔的天地,从来都只要一个她而已

可那份感情,在阿木的世界观里,被杨子越发的深藏起来

其实那天杨子就想告诉阿木,他没什么计划,也没什么想法,她在哪,世界就在哪

  Chapter.3                                                       

和阿木分配到一组一起下乡的事,杨子一度认为这是幸运的开始,

在青木镇的大山深处,有这样一处村落,路途遥远,车子一路颠簸,到时还是早饭时间,村里很冷清,炊烟寥寥,却人烟稀少,杨子公事公办,和村干部聊着官方的话题,记录情况,阿木却不是这样的,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看的阿木微红了眼,她挨家挨户的访问,有些老人年事已高,口齿不清,听力也不好,她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偶尔她还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老人们咧着一口稀疏的老黄牙,脸上的皱纹拧成一团,气氛融洽

这样的阿木,让杨子的心里很温暖

回城的时候,天色已晚,车到半路,还是不可避免的爆了胎,手机显示电量低,信号微弱,杨子有点烦躁,阿木倒是淡然的很,叮嘱杨子泊好车,打开了车门,初春的深山夜里,夜色朦胧,虫鸣伴随着清凉夜风,阿木的头发被风轻轻扬起,露出制服后白皙的脖颈,淡淡的茉莉花香萦绕在杨子的鼻息,阿木回过头,眼神清亮如水

杨子,我们走路出去吧她笑了

他愣在那样的笑容里,有片刻的失神

道路崎岖,天微黑,杨子走的很慢,阿木一路欢脱,她时不时回过头,催促杨子快点跟上,杨子生怕她摔着,小心卡在喉咙还未喊出,她真的摔倒了,杨子慌的赶紧过去,崴了脚,好在,没有红肿,他看了一眼四周,应该离县城不远了,走到外面的国道上,就可以打电话给同事了

他盯着可怜兮兮的阿木,轻笑出了声,杨子扶起她,而后半蹲下

我背你声音细如蚊喃

两个人都没有动,月光清冷,繁星点点,悄然弥散,半响,月光下两个人的影子渐渐重叠

阿木很轻,乖乖伏在他背上,呼出的气息挠的他耳朵痒痒的,他听着自己强有力的心跳声,似在空旷、寂静的夜里,泄露了所有的心事

杨子,我重吗?背不动就歇一会

杨子,你是刚退伍的吧?..

扶贫活动圆满完成,阿木写的报告,获得单位领导一致好评

  Chapter.4                                                        

杨子以为,有些东西不刻意去想,好像它就不会发生一样,他跟着阿木去书屋的日子越发频繁,跟她腻在一块的时间越来越多

他以为,日子,会这样简单安稳的,一直下去。

六月底的青木镇,艳阳当道,街上行人稀少,空气里漂浮的都是燥热的味道,领导突然到访,扬子还在街头执勤,队长的电话就来了

他赶回单位的时候,途径办公室,只一眼,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阿木和领导站在一起,眉眼间神态相似,画面竟出奇的和谐,他听到了阿木咯咯的笑声,听到了阿木叫他父亲,听到了领导对她说,办完了手续和签证,等着她出国

38°的室外温度,单位大门口的樟树上蝉鸣声声不休,汗水贴着眉梢划过脸颊的两侧,明明很热啊,这六月天,他却前所未有的感到彻骨的寒凉

原来她和他,当真从来都不是一路的人,而她应有的人生,不是和他这样的人蜗居在这一方狭小的小镇,她要有的,是外面的大千世界,更广阔的人生

杨子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若无其事的走过办公室,他想,这场暗恋,终究还是无疾而终,该有个结果了

而后,杨子总有意无意的躲着阿木,而阿木忙着工作交接,竟也与他没有交集

阿木出国的前一天,给扬子发了消息,语气卑微,请求他陪她去看最新上映的那场电影

而彼时,他们已经一整月没有任何什么联系

还是答应了,杨子有点无奈,她的要求,他一向都是无法拒绝

去接阿木的时候,看的出来她精心打扮过,妆容淡雅,脚上的小白鞋一尘不染,他们相视一笑,却还是陷入了莫名的尴尬

是部亲情电影,电影院里气氛莫名沉重,主角夫妇踏上千里寻子道路时,阿木红了眼,杨子递纸巾给她,她却突然转过头

杨子,你喜欢小孩吗?

杨子一愣,电影院里漆黑一片,他却还是看到了她红肿的眼角晶莹的泪滴

喜欢阿木沉默着,直到电影结束

看完电影,赶上当地广场举办的一场大型灯会,只是时间接近午夜,广场已廖无人烟,他们沿着广场走了很长时间,时光隧道五彩灯光璀璨四射,有情侣驻足拍照,杨子笑着问她,要不要给她拍一张,她却摇了摇头,突下起小雨,广场没有躲避的地方,他把阿木后脑勺的帽子随便往她头上一套,

走吗?

阿木却突然拉起他的手,他们在雨里奔跑,女孩子的手柔弱瘦小,他听见自己强有力的心跳,差一点,就差一点,那份忍隐,他就忍不住了想要说出口了

分别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一场雨后的夏夜,空气中夹杂着雨后的凉爽,阿木在上楼前,给了他一个近乎窒息的拥抱

杨子,保重

万荷园里满塘荷花含苞待放,毕业季离别的气息充斥着小镇每一个角落里,阿木在七月的某个清晨,搭上了去美国的某一班机

杨子的生活,瞬间进入了平静

  Chapter.5                                                        

阿木出国后的第二年,杨子终顺从家里的安排,奔赴了一场相亲宴,对方是个瘦瘦小小的姑娘,叫小婉,言谈举止,似她的名字,温文尔雅,落落大方,他起初并无任何想法,小婉也只是象征性的问了几个问题,便尴尬的收了场,杨子提议送她回家,她没拒绝,傍晚时分,途径万里荷塘,蛙声一片里,有风吹起她的发尾,传来阵阵熟悉的香味,

茉莉花香

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姑娘倒是很惊讶的点了点头

杨子的思绪却被越拉越远,时间真是个无情的刽子手,他恍然发现,他已经想不完全记忆中的那张脸了

姑娘进院子的前一秒,却突然反手拉住了杨子的衣角,斯文的姑娘涨红了脸,低声呢喃。

要不,咱们试试?

杨子在姑娘炙热的眼神里,点了点头,杨子和姑娘,就这么谈起了恋爱

一场没有心跳的恋爱

那年年末,两家大人乐呵呵的一起吃了顿饭后,一切水到渠成,杨子和姑娘定了婚

婚期定在来年的国庆,吃完饭,小婉提议出去走走,严冬的万荷园一片萧条,积雪踩下去还能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杨子搓着手喊冷,小婉笑而不语,杨子却忽而觉得手心一暖,十指交缠,她羞红的脸在这寒冰腊月,却恍惚的让杨子,记起了另一个人的脸

寒冬飞逝,万物复苏,进入盛夏,万里荷塘迎来新的一波傲然景象,转眼,婚期将至,他在单位的群里,群发报了喜,其中,包括,大洋彼岸的阿木

距婚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杨子和小婉去拍了婚纱照

送她回家后,夜间九点,在自家门口,他接到了个电话,他楞神了好几秒才接通,电话那头一片寂静,杨子听着自己不争气的心跳,试探叫出了口

阿木?

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哽咽,似有忍隐的哭腔,杨子不知道,是否是他的错觉

恭喜,要结婚了

究竟是哪一步,哪一步走错了呢?

阿木终究还是哭了出来,隔着电话,一沓一沓的抽在他心上

杨子,你喜欢我吗?

她的声音压的很低,声线还带着淡淡的沙哑

周围寂静无声,他却觉得脑子里混乱的很 喜欢..过

耳边传来忙音的时候,他像是听到了玻璃在这漆黑寂静的夜里,炸裂开来的声音,杨子抬头,夏夜的天空,皓月如水,繁星璀璨,像极了当年那个晚上

她应该快学成归来了吧,罢了,杨子重重的叹了口气,他和她终究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杨子考虑许久,还是给书屋老板送了请柬,几年光阴转瞬即逝,老板却还是那副乐天派的模样,只是那橘猫,像是老了不少,老板在给他泡茶,乐呵的招呼他坐下,石桌上有残余的茶杯,他一手接过老板递过来的茶水一边调侃你这破地方,还有人来啊

老板倒是难得的瞪了他一眼,往他自己的茶杯里蓄满了水,

我正想问你呢,你们是不是约好的,一个前脚刚走,一个后脚就来

他端着茶杯的手不着痕迹的颤抖了下,抬起眼帘,似是询问又似是在陈述

她回来了

是啊,刚刚走的匆忙啊,也忘记问她这几年在美国身体怎么样,治好了没..

闻言,杨子惊慌失措的站起身,茶水打翻烫了他的手背,他却似乎感觉不到疼

你 你说什么?

老板若有所思的盯着他苍白的脸,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道理,终究无奈的叹了口气

........

她人呢

去机场了

  杨子几乎是逃着出去的,脚步郎玱,形色匆忙,他给阿木发消息,消息已经被拒收,电话打过去被拒接,再打,已是无法接通

赶到机场的时候,距离她的航班起飞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他盯着检票通道口,机场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他却觉得整个世界一片安静,唯有明亮耀眼的阳光透过玻璃,折射到他苍白的脸上,杨子沉默了许久,终于一个不忍,七尺男儿,哭出了声

杨子只知她是天之娇女,高高在上,只知自己在这场暗恋里有多心酸,殊不知,她也曾在用心的准备,但宿命仿佛有道看不见的坎,反手一覆,便摧毁了所有,他终于懂了她所有的欲言又止,他甚至无法想象这几年她一个人是如何熬过病床上的岁月

未送出的请柬掉落在地,大红喜字刺痛他的双眼,却也让他瞬间回神

他停止哭泣,安静起身的走了出去,阳光将他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

往后这个姑娘的一生,是悲是喜,都在与他,无任何关系了

Chapter阿木.

阿木喜欢杨子,从第一眼到那最后一眼

她本因在几年前的那个寒冬后出国的,可那天,他遇见了杨子,

她带他去书屋,听到老板调侃他们时,她心里特开心,她喜欢趴在书屋的窗台晒着太阳,看他逗弄店里的橘猫

她花了大力气才和他在一个扶贫小组,那晚他背着她的时候,她真的很紧张,天知道她有多害怕自己狂躁的心跳暴露了她的小秘密

那天父亲来找她,她看到他从窗前走过,猜测到他听到了,过后他们默契的互相疏远却让她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

这些,杨子不知道

她出生在优渥的家庭,可命运却剥夺了她做母亲的机会,是的,她无法生育

她何其不幸的人生,就该让她自己承受

她想叫杨子等她,她想告诉他真实的情况,可治愈机会太过渺茫,时间却更是无法拿捏,她怎么能这么自私呢

那天在电影院里,她问过他的

杨子应该在正当的年龄,娶一个正当芳华的姑娘,生个大胖小子,风平浪静的走完这一生

她见过那个姑娘

她在美国的第三年,等来了身体的好消息,也等来了杨子的婚礼

她几乎是疯了一样跑回来的,那天,万荷园畔,杨子和姑娘十指交缠,姑娘谈笑风生,杨子眉宇间流露的神情,她曾在自己的眼里,见过了无数次,她偷偷的跟着他们,看着他们散步、吃饭、拍婚纱照,一路跟着杨子,到他家楼下

她还是没忍住给杨子打了电话,所有的防线却在杨子的回答里,完全崩塌

原来,他是真的喜欢她

阿木只能认了,但阿木只是难过,她自己终究是慢了一步,若有来世,她不要做顾虑重重的阿木,她要张牙舞爪的,做他身边的女子

而这些,杨子,也不知道

她和他注定是冤家一场,注定是爱情的第二种,错过式爱情,也是一个人的爱情

友情裹了一层暧昧不清,摇身一变,变成了两个人的暗恋,原来这些年,幸福在他们之间,是如此之近,又如此遥远,近在身边咫齿,远在末日天边

终于

他们这一生,将以陌生人的身份,一辈子在一起了

尾声.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当然,阿木后来的心声,他都是后来才知道

我递给他一张纸,他抬起眼帘沧然一笑

起风了是首歌,还挺好听的我推荐给他

那后来呢?

杨子沉默了半响,将酒杯里剩余的酒一杯见底,摩擦着中指上银白色的戒指,眼里似有淡淡泪光

后来啊,没有后来了,就这样了

后来,我终于知道,我错过了什么,可你去哪里了,而你,在也回不来我身边了

后来啊,我们执别人之手,与别人偕老,我很努力的去想,还是想不起你的眉与眼了

如果,你身边那个人注定不是我,只愿你一生无忧,平安度过,永生不知风雨是什么。

该篇内容就是由小编为各位整理 后来,我们执别人之手,与别人偕老

推荐访问:执明之手与明偕老
上一篇: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时节追思浓
下一篇:[遥望西安]遥望过去中的梦想

Copyright @ 2013 - 2018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