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菩萨行论 索达吉堪布_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5讲)

来源:禅思 发布时间:2018-10-15 点击:

日期:2012/04/28 11:05:01 本网 编辑部 报导

讲述:甘丹赤巴 日宗仁波切

中译:如性法师 手录:鹤 林

(五)2012年3月14日 (上午)大悲精舍

今生我们有幸能够获得难得义大的人身,并且在获得人身的同时,能够值遇世尊所留下来的圣教,并且这个圣教是包含了显教以及密教圆满的教法,这样的教法没有任何的污垢。以我们自己本身而言,今生已经远离修学佛法的违缘,具备修学佛法的顺缘,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要好好利用我们今生所获得的人身,不要做太多无意义的事情。并且在修学佛法的当下,要思维今生终究都必须要面临死亡,并且死什么时候到来,并不是我们能够掌握,在死的那一刻除了正法之外,其他的对我而言都没有任何的帮助。透由思维「念死」的道理,希望藉由修学佛法的力量,能够让我们来生不堕恶趣,这一点是属于「下士道」的法类。

但是仅止于来生不堕恶趣,投生善趣的人天果位,对我们而言是足够的吗?这是不足够的。虽然暂时我们能够得到喘息,不需要承受恶趣的痛苦,但现今我们还是遭遇到轮迴当中的种种痛苦。所以更进一步的想到:「我希望能够究竟的跳脱轮迴」,但是这样的一种心念,如果仅止于在我们自己身上的话就显得太狭隘了。除了我之外,轮迴当中的其他有情都跟我们一样想要离苦得乐,虽然想要离苦得乐,但是不知道如何断除苦因,所以不想要遭遇的痛苦是源源不断而来;虽然想要求得安乐,但是所追求的安乐都不是究竟的安乐,所以我希望不仅是我得到解脱,我也希望能够让一切的有情得到究竟的离苦得乐果位。但是反观我们自己,我有这样的能力吗?实际上是没有的,在这个世间上有谁有这样的能力,能够救护一切的有情?只有佛。所以一开始我们必须要对于追求圆满的佛果,在内心当中生起一种强烈的希求,以这样的动机来听闻今天的这一堂课。

壬一、能摧众恶成办众善(分三)

癸一、能摧大恶

癸二、成办胜乐

癸三、成办所欲求事

癸一、能摧大恶(12“)

这个科判当中的偈颂,在上一堂课我们有简单的作了一个介绍。偈颂当中提到,「除此圆满菩提心,岂有余善能胜彼?」想要在心续当中生起一颗真实具德相的菩提心,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但是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在内心中生起如此殊胜的菩提心,净化恶业最有力的也是这一颗心,集聚福德最快速的也是这一颗心,所以以净罪集资的角度来说,如果行者在内心中能够生起菩提心的话,一切都能够任运而成。所以在偈颂里有特别的提到,「除此圆满菩提心,岂有余善能胜彼?」

我们都知道无始以来我们所造作的恶业非常的多,而且力量也非常的强大。纵使过去我们造了再多的恶业,它的力量再怎么强大,如果在内心中能够生起菩提心的话,这一切的恶业,透由菩提心的力量都不会感得恶果。我们所造的恶业,纵使会让我们来生多生、多劫投生在地狱当中受苦,但是只要能够生起一剎那的菩提心,就能够将恶业完全的摧坏;甚至说我们必须要受的苦,在人道当中藉由头痛,或者是内心感到焦虑等等的痛苦,也能够完全的净化。生起菩提心的行者,纵使投生到地狱,就如同我们将球丢到墙壁上,它会马上反弹回来一样;生起菩提心的行者,他纵使投生到地狱道当中,在地狱火还没有烧到他的身上之前,他就能够跳脱地狱,所以这都是生起菩提心的种种利益以及功德。

不要说是菩提心,就连生起菩提心的因,不管是「悲心」或者是「慈心」,甚至说我们所生起的悲心,可能只是大悲心当中的一部分。所谓的一部分是指我们的悲,它只有缘着少部分的有情,甚至说只有一位的有情。但是纵使你的所缘只是一位有情,你所缘的苦只是他的头痛,或者是他的病苦等等,如果你打从内心底,希望他能够远离头痛以及身体的种种病苦,生起一种微小的悲心,光藉由这样的悲心都能够累积无数的福德,更何况是生起菩提心!

投生到地狱之后,想要生起善心是非常困难的,甚至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情。不要说是地狱,就连投生到畜生道之后,想要生起善心也是很困难的。但是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能够生起菩提心的话,就能够一瞬间从地狱以及畜生当中跳脱出来。所以由此可知,藉由生起菩提心,透由菩提心的力量,它能够摧坏一切的恶业。所以在现今我们的内心中,纵使没有办法生起一颗真实的菩提心,我们也应该要好好的发愿,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心续中都能够生起这样的一颗殊胜的发心。

癸二、成办胜乐

接下来第二个科判「成办胜乐」,藉由菩提心能够在非常短的时间之内,不需要花太多的心力,就能够累积到无量无边的资粮。如果一个人他的内心没有办法生起菩提心,纵使花多生多劫的时间,不断的去行善累积资粮,但是他所累积的资粮,跟一位已经发起了菩提心,并且在菩提心的摄持下,在一瞬间──比方说一弹指的时间,也就是它的时间非常的短暂,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在这么短暂的一个情况之下,布施有情一握之食──也就是布施少许的食物给其他的有情,所累积的善业,前后两者相较之下,后者他行善的时间,虽然非常的短暂,但是由于他的内心能够生起菩提心的缘故,他所累积的善业、他所累积的福德,是远超过前者。

另外一个角度,平时我们都觉得息、增、怀、诛,种种的事业相当难以成办,这是因为我们的内心当中没有菩提心。在没有菩提心的情况下,纵使花多生多劫的时间,努力想要去成办种种的事业,但实际上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相反的,如果在内心中能够生起菩提心,不需要刻意的去成办这些事业,你只要在内心中生起想要成办的念头,光这样的念头就能够成办种种的事业,这也是菩提心的功德。所以这个科判当中,最主要提到的是藉由菩提心能够成办种种殊胜的安乐。

偈颂当中:能仁多劫善思维,观见唯此能利益;

以此能令无量众,易于获得最胜乐。

正文,理应勤修胜菩提心,照道理来说,我们应该要勤修殊胜的菩提心,为什么要修学殊胜的菩提心?因能仁于众多阿僧祇劫,导师释迦能仁在过去「众多」,偈颂当中的「多」也就是「一以上」我们称为多,不管是两劫、三劫,甚至到众多的阿僧祇劫,世尊在这段时间当中,不断的去累积福德以及智慧的两种资粮,并且在累积资粮的同时,不断的去思维一个问题:「我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利益广泛的有情?」所以提到,善加思维能利有情之妙方便,观见唯此发心方能利益有情;到最后他发现唯有生起菩提心,才能够利益一切的有情。在偈颂有特别的提到「唯」这个字,除了菩提心之外,其余的善行,其他的善法,都没有办法成办菩提心所能够成办的利益。因此正文在解释的时候也提到,「观见唯此发心方能利益有情」。

以此发心,能令无量有情众生,不待拔毛髮等苦行,由安乐道,便能易于获得最胜安乐,如果在内心中能够生起如此殊胜的发心,就能够令无量的有情众生,一瞬间、或者是快速的获得种种的安乐。这里面有特别的提到「拔毛髮等苦行」,有些外道他在成办自己所设定出来的解脱时,由于他对于解脱有错误的认识,因此他对于如何获得解脱的解脱之道,也会有错误的观点。有些外道他认为,在自己的四周围点火,或者是在太阳底下被太阳晒,甚至说在自己身体的某些部位,比方说手指上面点火,甚至断食,种种的苦行,他认为藉由这样的苦行,能够让过去所造的恶业慢慢的成熟。这样成熟之后,他再跳到山谷下,或者是悬崖下面,就能够获得究竟的解脱。因此他为了要成办解脱,他必须要忍受众多的痛苦,在这当中也有提到「拔毛髮」,有些外道他认为想要成办解脱,就必须要让自己的身体受苦,而受苦的其中一种方式就是拔自己的头髮,藉由这样的方式让过去的恶业慢慢的成熟,它就如同果实成熟之后,我们人就可以受用。相同的,当过去的恶业完全的成熟、净化之后,最后他了断自己的生命,他就认为能藉此获得最究竟的解脱。

但是以修学大乘法的人而言,这些都是不究竟的。「由安乐道,便能易于获得最胜安乐」,透由修学菩提心,如此安乐殊胜的妙道,就能够让我们很容易获得最究竟的安乐,这当中「最究竟的安乐」指的就是善逝──佛陀的果位。在之前我们提到「善逝」这两个字的时候,有特别的从「断」以及「证」这两种不同的角度来介绍。但不管怎么介绍,「善逝」这两个字的意思,就是从善的状态当中,而到达善的一种境界,佛法本身都有这样的特质,而在众多的佛法当中,大乘法尤其具备这样的一种特色。

修学大乘法的人,在修学的时候,也就是还未成办佛果之前,在「因位」时透由修学大乘法,他的内心会感到欢乐,会感到欢喜、安乐;而透由修学大乘法,最究竟所得到的果位,也是欢喜、安乐的。比方说如果修学大乘法,在内心中能够生起菩提心,你希望一切的有情都能够获得究竟利乐的话,这时当你看到别人享有安乐,你的内心很自然的就会生起欢喜,你不会生起嫉妒,甚至说你不会对于他享有安乐生起瞋念;相同的,你对于自己所生起的安乐,也不会过度的贪求。但是如果我们内心没有办法这样去思维,当我们看到别人在享用安乐的时候,这时你内心当中会生起种种的非理作意,这都是因为我们的内心没有菩提心的缘故。所以大乘法有这样的特色,在修学的过程中内心会感到欢喜,而究竟所得到的果位,也是安乐的果位。

因此在正文当中有提到,「由安乐道,便能易于获得最胜安乐」,如种子故。如云,下面的这两句话,在《入行论》后半段会有提到。在《入行论》当中有提到:「从乐趋胜乐,智者谁怠惰?」「从乐」,第一个「乐」是指从因的角度,从「因」的角度而言是快乐的,「趋胜乐」,趋向于「果」的这种安乐也是快乐的。所以如果透由修学菩提心,从现前、究竟两种角度而言,都能够获得快乐的话,「智者谁怠惰?」如果仔细的思维这样的一个道理,有谁对于修学菩提心的这种法门,会心生怠惰呢?

癸三、成办所欲求事

「成办所欲求事」,透由菩提心能够成办一切我们想要成办的事情。

偈颂当中:欲灭三有百般苦,欲除有情不安乐,

欲享百种安乐者,恆常莫捨菩提心。

正文,此乃利益自他二者最胜方便,生起菩提心是利益自己以及他人,最主要而且最殊胜的妙方便,是故应修此心:欲由修习中士意乐,灭除自相续中三有百般痛苦;在生起菩提心之前,我们必须要先修学中士的意乐,这当中「中士的意乐」是指,在思维有情的痛苦之前,我们必须要先思维自身之上的痛苦,透由思维自身之上的痛苦生起出离心,能够灭除自相续中三有百般痛苦,也就是能够灭除轮迴当中种种的痛苦。

欲由修习上士意乐,去除一切有情诸不安乐;更进一步的,透由「共中士」的意乐为基础,而在此之上修学「上士」意乐,比方「悲心」,透由修学悲心的力量,能够去除一切有情种种的不乐,所以提到了「去除一切有情诸不安乐」。总而言之,欲享增上生及决定胜之百种安乐,亦无其余殊胜方便,不管想要获得增上生,或者是决定胜种种的安乐,也就是只要是士夫想要追求的安乐,不管是现前的增上生,或者是究竟的决定胜,没有其他的殊胜方便能够比得上是菩提心,故应发起胜菩提心,恆常莫捨,勿令退失。也就是因此,我们应该要发起殊胜的菩提心,如果还没有发起,应该要想办法发起;如果已经发起菩提心的话,要想办法让它不退失,不断的增长,因而提到「恆常莫捨,勿令退失。」

壬二、能得殊胜名义

以上我们已经结束了「能摧众恶成办众善」的这个科判,下一个科判「能得殊胜名义」。

偈颂当中:发菩提心剎那顷,繫轮迴狱苦恼众,

于彼应称善逝子,世间人天当礼敬。

首先第一句话「发菩提心剎那顷」,如果能在心续当中生起殊胜的菩提心,短短的一瞬间之内,纵使没有其他的功德,也不需要修学布施等六度的内涵,甚至也不需要证得空性的道理;纵使你是一位凡夫,甚至你是投生在六道当中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你生起菩提心,你就是一位菩萨。在这个轮迴当中,不要说是一般的凡夫,就连三恶趣的有情,不管是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的有情,只要能够在心续中生起菩提心,他就有资格称为菩萨。在三恶趣当中的有情,如果过去对于大乘法留下了深厚的习气,透由周边的苦作为因缘,他就能够在心中生起菩提心。

并且在生起菩提心的当下「繫轮迴狱苦恼众」,纵使我们还是在轮迴当中流转的一份子,并且还是必须要承受轮迴当中的痛苦,甚至说我们的心续中,还是拥有各种的烦恼,我们的蕴体是一个恶业的蕴体;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能够在心中生起菩提心,纵使还是在轮迴当中流转,「于彼应称善逝子」,这时对于生起菩提心的这位有情而言,我们就应该称他为「善逝子」──也就是菩萨。「世间人天当礼敬」,他不仅能够获得菩萨的美名,并且在生起菩提心之后,世间的天人,或者是人道的有情,甚至说佛都会对这位生起菩提心的有情作礼敬的动作。

该篇内容就是由小编为各位整理 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5讲)

推荐访问:入菩萨行广释
上一篇:入菩萨行论 索达吉堪布_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1讲)
下一篇:[入菩萨行论 索达吉堪布]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17-1讲)

Copyright @ 2013 - 2018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