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菩萨行论 索达吉堪布】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13讲)

来源:禅思 发布时间:2018-10-15 点击:

日期:2012/04/28 11:31:00 本网 编辑部 报导

讲述:甘丹赤巴 日宗仁波切

中译:如性法师 手录:鹤 林

(十三)2012年3月21日 (下午)大悲精舍

卯三、懊悔逼恼(52“)

偈颂:怙主吾放逸,不知此苦难,为无常此生,造作诸多罪。

正文,于皈依处大呼怙主!在此时面对皈依处的当下,大声的呼喊怙主!因吾放逸,故不知有如此恶趣苦难,因为放逸的缘故,所以我并不了解造作了种种的恶业之后,会感得如此严重的恶趣苦难,而为无常寿命及亲眷等此生利益,造作诸多罪业,故应追悔。不了解业果的道理,而为无常的寿命、周边的亲属等今生的利益,造作了种种的罪业,今天一併忏悔。

寅三、将生大怖畏之原因

接下来第三个科判,「将生大怖畏之原因」。在一生当中造作了种种的罪业之后,如果在临终前没有办法忏悔乾净的话,是会生起极大的恐惧,为什么会生起极大的恐惧?

偈颂:若今押刑场,此人尚惊恐、口乾眼焦虑,容貌异于常;

况身形恐怖,阎魔使来执,为重病缠身,苦极不待言。

正文,若今有人因受制罚,如果有人因为杀生或是偷盗等种种的恶行,而必须要接受法律的制裁,为人押送前往刑场,这时被判刑,并且被其他的人押送前往刑场,此人尚感惊慌恐惧、口乾舌燥面色憔悴、眼神焦虑,容貌异于往常;这时受刑人,他因为内心当中感到恐惧的缘故,所以他呈现出来的相状是异于往常的。如果一个人因为犯错,而被同属人类的另外一个人,押送前往刑场的过程中都会感到如此恐惧的话,况阎魔使,其类异我,在临终时,当阎魔使者来到我的面前捉拿我的同时,阎魔使者跟我是不属于同一类的,身形恐怖,前来执拿,并为垂死重病缠身,这时不只阎魔使者会来到我的面前,其实在当下我是被种种的重病所缠身,极其苦恼、恐慌更不待言,如果「前者」,也就是之前我们所提到的譬喻,这个人都会生起如此恐惧的话,那更何况是「后者」?所以在临终时,我们内心当中会生起恐惧这是必然的,故于所造罪业应生追悔。

寅四、后世将受苦逼之理

偈颂:谁能善护我,离此大苦难?睁大惊恐眼,四方寻皈处,

见四方无依,内心极懊恼;彼若无皈处,尔时我何为?

正文,堕地狱已,见狱卒时,当我们堕入地狱之后,见到地狱狱卒的同时,这时,哀呼:「有谁能善护我远离此大苦难?」这时我们会哀号,在这样的一种状态,有谁能够保护我,让我脱离现今的苦难?极其畏惧,睁大惊恐双眼,环顾四方,寻求皈处,这时由于内心当中的恐慌,「环顾四方」,希望能够快速的找到一个皈依处;如此寻觅,然见四方无皈依处,内心极为懊恼,但是在寻找之后,我们发现四处并没有皈依处的存在,而这时内心当中会感到更加的苦恼,故从今起,即应皈依三宝。

提到了这一点,过去有些上师他们会说:如果我们不小心堕入了地狱,这时纵使诸佛发起了悲心,而到地狱来救度我们,但由于过去的业力还未尽的缘故,这时纵使我们能够看到佛,佛也没有办法救度我们。并且在看到佛的当下,明明看到佛在你的前方,但还是没有办法得到祂的帮助,你的内心会更加的恐慌、更加的害怕。若于地狱彼处,无有能从怖畏救护我之皈处,则于尔时我当何为?如果在地狱当中,没有能够救度我的皈依处的话,那么,在那个时间点我该做什么呢?无有任何可施之计,故从今起,即应勤修离怖畏因。

子二、依止力(分三)

丑一、从今即依三宝皈处

丑二、依止具愿力之佛子

丑三、于皈依已如教修行

丑一、从今即依三宝皈处(53“)

偈颂:应从今皈依,为护生精勤,大力除众畏,众生依怙佛;

如是亦皈依,能除轮迴苦,佛所悟正法,及诸菩萨众。

正文,佛乃众生依怙,为能救护一切众生,精勤诸行;具殊胜力,能从怖畏救护有情,故其大力能除众畏。一开始是提到三宝当中的「佛宝」,堕恶趣时,纵寻皈处亦不可得,故从今起应速皈依,在堕入恶趣之后,纵使我们想要寻求皈处,但也没有办法获得,所以必须要从现今开始速速的寻求皈依;如是亦应皈依诸佛所悟正法,除了皈依佛宝之外,我们还要皈依法宝,这当中的「法宝」是指──修此能除轮迴苦难之正法宝,如实去修学佛所宣说、所体悟的正法,能够让我们跳脱远离轮迴当中的种种苦难,及已获得圣位诸菩萨众,承许彼为修道助伴。所以这一段最主要提到的是,在还未死前我们必须要皈依三宝,三宝当中「佛」是宣说佛法的大师,「法」是正皈依,而「僧」是修学皈依的助伴。在恶业还未感得异熟之前,恶业是可以净化的,甚至在中阴身的时候,都还有扭转的机会;但是当恶业感果,我们堕入恶趣之后,想要再扭转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情。

丑二、依止具愿力之佛子

偈颂:我因苦生惧,将身奉普贤;我亦将此身,敬献文殊尊;

哀号力呼唤,无谬大悲行,怙主观世音,祈救罪人我!

正文,我因恶趣苦难心生恐惧,故将自身奉献具愿力之普贤菩萨,祈请救我离诸怖畏;我亦不待他劝,便以澄净之心,将我此身敬献文殊尊主;怙主观世音由任运、无间而行利他,其大悲行毫无错谬,之前所祈请的对象,包括普贤菩萨、文殊菩萨,以及最后的观世音菩萨。这当中怙主观世音菩萨,藉由任运、无间的这种方式来行利他,透由观世音菩萨的大悲所策发的菩萨行,「毫无错谬」是没有任何过失的。于彼,在观世音菩萨的座前,亦因怖畏哀号大力呼唤。祈请何事?祈请救罪人我!

下一个偈颂:于圣虚空藏,及地藏王等,一切大悲尊,由衷求救护。

皈依金刚手;怀瞋阎魔使,见彼心畏惧,即逃逸四方。

正文,如是于圣菩萨虚空藏、地藏王、慈氏及除盖障等一切大悲尊前,寻求救护,由衷呼唤请救护我!在这两段的偈颂里面有提到,最主要的几位具愿力的菩萨,在许多的忏悔文当中,比方说堕忏以及类似的忏悔文里面,也都会有提到这些菩萨的名称,在这些菩萨的面前,很殷重、很至诚的来作忏悔。最后是提到了金刚手菩萨,又金刚手,怀瞋诸有情之阎魔使者及狱卒等,阎魔使者以及狱卒,他们的内心当中对于有情心生瞋恚,见彼心生畏惧,但是当他们见到金刚手菩萨时,他们的内心当中会感到恐惧害怕,随即逃逸四方,是故于彼亦应皈依。

丑三、于皈依已如教修行

偈颂:昔违尊言教,今知大苦难,愿由皈依尊,求速除怖畏!

正文,我于往昔违尊言教,在过去我一再的违背世尊您所宣说的言教,造作众罪而未修善,今知轮迴无边、恶趣苦难极大,而现今我了解,如果不断的造恶,对我而言来生的轮迴无有边际,并且必须要再次的承受恶趣当中种种的苦难,在此时我了解您具有救度我的能力,祈愿由皈依尊,所以我希望透由皈依您,如教修行诸取捨处,请求迅速灭除怖畏!

子三、对治现行力(分二)

丑一、应励力净罪之原因(分二)

寅一、以疾病喻显示须速净罪(分三)

卯一、说明譬喻及义

卯二、三毒重病过患极大,然除病药极为珍贵

卯三、应依医王大师言教修行

寅二、以悬崖喻显示须速净罪

丑二、应速勤修

卯一、说明譬喻及义(56“)

偈颂:若惧寻常病,尚须遵医言,况常遭贪等,百过病所逼?

正文,若惧风、胆等寻常病所扰,如果我们恐惧风疾、胆病等世间普通的疾病所困扰,恐因彼而致死,害怕因为这些疾病而造成我们生命的死亡,尚须遵循医言治疗;如果因为恐惧,必须要更进一步的去遵循医师们,对我们的这些疾病所治疗的方式;况无始来,更何况是我们无始以来,常遭贪等三毒重病所逼,无始以来我们不断的遭受贪瞋癡等三毒重病所逼迫,为什么是重病?因为内心当中贪瞋癡的三毒,透由世间的药物是没有办法治疗的,此乃百千众过根源,而且贪瞋癡三毒是一切众过的根源,这样的疾病除了导师释迦世尊的言教之外,没有其余的方法能够治疗,所以,我等尤应依循除病医王胜者言教而修对治,何须待言?故应励力对治罪业。

卯二、三毒重病过患极大,然除病药极为珍贵

偈颂:一念即能毁,一切赡部人;疗癒惑病药,余处皆不得。

正文,烦恼病中,如瞋菩萨,仅此一念,即能摧毁一切赡部洲人,令堕地狱,危害甚大;烦恼的病苦当中,「如瞋菩萨」,如果现今赡部洲一切的人,内心当中仅仅只是生起一念的瞋恚,而瞋恚菩萨,光是这样的念头,「即能摧毁一切赡部洲人,令堕地狱」。现今的病苦,虽然短时间会让我们的身心感到痛苦,但是这并不会影响我们的来生;但我们内心当中的烦恼,不只在今生会影响到我们的身心,而且更进一步的会让我们的来生堕入地狱,所以「危害甚大」。

想要去除如此严重的疾病,必须要藉由导师释迦世尊所宣说的正法,因此在正文当中继续的提到,疗癒惑病良药──修习对治道等,如果想要治疗我们内心当中烦恼的疾病,最好的药物,就是导师所宣说能够对治烦恼的正道,彼除大师言教之外,其余梵天世界等处皆不可得,故极珍贵。这样的正道,除了在大师所宣说的言教之外,在其他的地方,不管是梵天世间也好,或者是其他的地方,都没有办法获得如此珍贵的药物,这样的药物是非常珍贵的。所以这个科判里面最主要提到的是,三毒的重病它所带来的过患是难以想像的;想要去除三毒重病的良药──也就是世尊所宣说的正道,这样的良药却是十分珍贵的。

卯三、应依医王大师言教修行(57“)

偈颂:医王一切智,言教能拔苦;不依反思惑,癡极应诃责!

世尊具有一切遍智,并且具有大悲,世尊的事业也是遍十方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没有办法依循世尊的言教,努力的去实践正法的内涵,纵使我们所皈依的对象,具有以上所说的这些功德;就如同当我们生病去找医生,纵使这位医生的医术再高,如果我们不按照医生的指示按时服药的话,病是不会好的;相同的道理,我们所皈依的对境──佛,纵使有再究竟的功德、再圆满的智慧,如果我们在依止祂的过程中,没有办法如实的实践佛法的内涵,这时我们内心当中贪瞋癡三毒的重病,也是没有办法治疗的。

在正文当中,除病医王一切遍智所说言教,能拔一切烦恼病苦;若不依教而行,反思无边轮迴及恶趣因──诸惑病者,实应诃责极其愚癡!医王一切遍智所宣说的言教,能够去除我们内心当中烦恼所产生的种种病苦,但在依止一切遍智的同时,如果没有办法依教奉行,反而在修学佛法的过程中,不断的去串习种种烦恼的话,其实这些烦恼都是将来,我们会一再的在轮迴当中漂泊的原因。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该要大声的斥责这个人,怎么可以在依止一切遍智的同时,脑筋里面只想到的是贪瞋癡三毒,故应由衷皈依大师,如理修持大师圣教。现今的我们,由于不了解业果的道理,虽然有机会听闻世尊所宣说的佛法,但是在听闻之后,内心没有办法生起定解,也不相信世尊所宣说的业果道理。如果世尊所宣说的业果道理,没有办法进入我们的心续当中,成为我们修行的工具的话,那还有什么样的善巧方便,能够让我们脱离轮迴呢?已经没有其他的方法了。

寅二、以悬崖喻显示须速净罪

偈颂:寻常小险崖,尚须谨慎行,况堕千由旬,长时险难处?

正文,若坠山间寻常小险崖中,将损肢体,因恐坠落,尚须谨慎而行;在步行时如果你发现,在你的前方有一个很普通的小险崖,地势非常的险峻,这时我们在走过去的当下,都会告诉自己,也告诉周边的人,应该要谨慎小心,因为如果一不小心堕入了险崖当中,这时候我们的身体是会受伤的。如果对于世间普通的小险崖,都需要谨慎小心的话,况堕数千由旬──三万二千由旬等险难处,更何况现今造作了恶业,让我们的来生堕入数千由旬以下的地方?这个地方举例,「三万二千由旬等险难处」,所谓的「三万二千由旬」指的是等活地狱。透由现今造作了种种的恶业,而来生堕入等活地狱当中的话,所遭遇的苦是难以想像的;不仅如此,想要从等活地狱当中再次的跳脱出来,它的难度也是非常高的。

并须历经长时住彼,并且在堕落之后,它的时间是非常漫长的。等活地狱当中的一天,等于人世间的好几百万年,这样的时间要乘以五百年,才是等活地狱的寿量。所以一不小心,堕入了等活地狱之后,所必须承受的苦难以想像,并且它必须堕入非常的「长时」,所以提到「并须历经长时住彼」,更应慎行何须待言?如果是如此的话,我们在还未造恶之前,就必须要更谨慎的面对当下的每一个行为。但现今的我们刚好颠倒过来,当我们在遇到世间的险崖时,我们会告诉自己应该要谨慎小心;但由于我们对于业果,对于佛法没有办法生起信心的缘故,所以在造恶的当下,内心不仅不会告诫自己应该要避免、应该要小心,反而在造恶的同时,内心还感到欢喜,所以我们的现状刚好是颠倒过来,故应勤修烦恼对治,在此时我们应该要精勤的修学对治烦恼的种种方便。

丑二、应速勤修(分二)

寅一、应从今起勤修罪业对治

寅二、全无原因可不畏苦,故修道时不应懈怠

寅一、应从今起勤修罪业对治(58“)

首先第一个科判,「应从今起勤修罪业对治」。现今的我们应该从当下的这个时间点,精勤的修学罪业的种种对治,也就是造作了恶行之后,我们必须要立刻的忏悔,而不是一再的拖延。

偈颂:若谓今不死,安逸住非理;因我无疑有,死后消逝时。

正文,若念:「虽须勤修对治,然可下月或明年修。」我们的现状就是如此,虽然我们都知道必须要精勤的修学种种殊胜的对治,但有些人会觉得,我现在年纪还小,所以我将来再修;有一些人会觉得,我现在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等我忙完之后再说,一再的拖延。

正文,应从今起勤修对治。若谓「今日不死」,遂不勤修对治,安逸、懈怠而住实为非理;如果你认为你今天不会死,明天也不会死,于是不精勤的修学对治,「安逸、懈怠而住」,当下以非常安逸的方式,以懈怠的方式,做你自己觉得很重要的事情,其实这是不合理的;不可保信今日不死,就连今天我们到底会不会死,我们自己都不敢保证。但是绝大部分的情况,很自然的会认为「我今天不会死」,我们内心当中会生起俱生的常执,不需要有任何的原因,就认为「今天不会死,明天也不会死」。但如果有人问你:「你今天为什么不会死」的话,你根本说不出一个理由,但是你很自然的,会在内心中生起这样的一个念头。这样的念头纵使是快死的人,他也会觉得「我今天应该还不会死」,这就是我们的内心当中,俱生的常执在作乱的缘故。所以这样的执着,「执着无常为常」,或者是「执着苦为乐」,或是「执着无我为有我」的这些颠倒的执着,都是因为过去种种恶劣的习气,而在内心中产生的一种作用。很自然的,在没有原因的情况下,你会认为你是属于常态的,或者是你认为你今天、明天都不会死。

所以正文当中也提到,「不可保信今日不死」,因我无疑必有死后隔日消逝之时,为什么我们没有办法保证「今天是不会死呢?」因为包括我在内,一切的人「无疑必有死后隔日消逝之时」,任何的人一定会出现「今天死、明天消失」的这样一个时间点。如果说我们在某一天会死,而且死后的隔天,我们就会离开这个人世间的话,这时我们的内心中就不应该一再的拖延。现今我们修学佛法最严重的就是这个问题,觉得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明天我再来修学佛法;或者是我这个月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我下个月再修;更严重的,我今年有很多事,我明年再修。但是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比方说「我今天有很多事,我明天再修」的话,你会不会有那个明天?其实这是没有人敢保证的。有可能在你想修学正法的「明天」还未生起之前,你「今天」就已经必须要面临死亡的到来,所以这个时候有特别的提到,「因我无疑必有死后隔日消逝之时」,是故不应懈怠,当从今起即时勤修。

这一点如《迦尼迦书》当中有提到,如《迦尼迦书》云:「谓此明日作,此非为善哉,汝终将消逝,明日定降临。」所以这一段的内容,跟之前正文的内容是相同的,它最主要要遮止的就是,我们内心当中自以为还有很多个明天,所以可以在「明天修法」的这种错误念头,因为总有一天,我们会遭遇到「今天死,明天就不存在」的这个时间点,所以我们不能够老是将希望放在明天,而忽略掉今天的重要性。

对于这一点,贡唐这位上师也有提到,在今天我们不如实的修学正法,老是在内心当中想到,「我明天再修、我后天再修,或者是我之后再修」的话,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将来,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你所寄望的明后天还未现起之前,你今天就必须要面临死亡的这个事实。

寅二、全无原因可不畏苦,故修道时不应懈怠

现今在轮迴当中流转的我们,正在面对各式各样轮迴的痛苦,并且在不久的将来,我们都会遭遇到恶趣的痛苦,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凭什么说:「我们对于恶趣以及轮迴的痛苦,不会感到害怕?」到底有什么样的原因,能够让我们对于苦,内心当中不会生起丝毫的恐惧?因为业以及烦恼的缘故。纵使当下我们在受苦,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会堕入恶趣当中承受众多的痛苦,但是由于内心当中烦恼的力量所使,所以现今我们在面对痛苦的时候,内心不会有任何的恐惧。如果对于苦,我们的心中没有办法生起恐惧,怎么会想要跳脱这种状态呢?相反的,如果在思维痛苦之后,对于苦能够生起恐惧,很自然的你就会想办法看是否能够快速的脱离这种苦境。

偈颂当中,「谁赐我无惧?」现今这个世间上,到底是谁能够给予我如此的勇气,让我在面对痛苦的当下,内心当中毫无恐惧?现今我们绝大部分人的现状都是如此,虽然我们在轮迴当中流转,并且很快的就会堕入恶趣受苦,但我们的状态看起来,都好像是已经跳脱轮迴的罗汉,甚至说已经获得圆满果位的佛一样,面对痛苦的当下,不仅不会感到恐惧,而且每一天都过得很快乐,这是什么样的原因所造成的?这是过去我们留下的恶习气,所感得的一种果报。

提到了这一点,更进一步的,我们讲到「轮迴无始」,或者是轮迴是「没有边际」的这个概念。轮迴没有开端,但是以总相的轮迴而言,它是有边际的。也就是如果我们透由修学佛道,能够净化心续当中的恶业,并且生起圆满的证量,最终我们就能够跳脱轮迴成就圆满的佛果,所以以这样的角度来说,轮迴纵使是无始的,但是它是有边际的,也就是轮迴会有结束的一天。轮迴会结束,并不是它自然会消失,而是必须藉由修学种种的对治,才有办法净化我们心续的恶业,让我们的轮迴有终结的一天。

对于这一点,印度的成就者圣天论师,他曾经讲到一个偈颂,这个偈颂当中有提到:轮迴是无始的,但是轮迴终究是会有结束的一天。但是我们应该藉由什么样的方式,让我们的轮迴有结束的一天?我们必须要看到恶趣以及轮迴的种种过患,看到了这些过患之后,内心当中才能够策发起想要获得解脱的希求,藉由这样的希求来修学佛道,最终才能够跳脱轮迴。但现今能够如实宣说佛法的人非常稀少,有谁能够如实的告诉我们轮迴的本性是痛苦的?如实讲说轮迴的本性是痛苦的人相当的稀少:不仅宣说正法的人相当稀少,连听的人也都相当的少。有谁有这样的机会,能够听闻到如此殊胜的妙法?并且在听闻过后,能够对于这样的法生起信心?在生起信心之后,能够如实修学的人又有多少?我们仔细的思维,会发现如实宣说正法的人相当稀少,而听闻者也很稀少;在听闻过后,能够对于佛法生起信心的人更加稀少;在生起信心之后,能如实修学佛道的人更是稀少。我们不仅不了解轮迴的本性是痛苦的,反而会认为在轮迴当中流转是美好的,一天到晚都想着:我应该如何创造更美好的世界,我应该让我的生活变得如此的快乐,内心当中所想的都是「如何在轮迴当中流转的同时,让自己获得快乐」,我们并不了解轮迴的本质是痛苦的道理。所以宣说正法的人相当稀少,听闻正法的人,并且在听闻之后能够生起信心如实修学的人,更是稀少。

所以在偈颂里面有提到:谁赐我无惧?如何得脱此?

倘若必消逝,为何今安逸?

有人提到,或曰:「畏死无益,故无须惧。」害怕死没有任何的帮助,因为总有一天我们会死。所以在死之前,透由思维死,而让内心当中产生恐惧并没有任何的帮助,因为这样思维到最后我们还是会死。所以有人觉得,根本不需要去思考会不会死的这个话题,在还没有死之前,就尽量去享乐,放轻鬆,让内心不要生起过多的恐惧,所以有人主张不需要去探讨死亡的问题。

对于这一点,宗大师在他所造的道次第里面,也有提到类似的观念。「畏死」,简单的来分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如果我们所害怕的死,是指希望自己将来能够不要死的话,其实这样的想法是相当愚癡的。为什么愚癡?因为在业以及烦恼的力量簇拥之下,我们获得了这样的身躯,最终都必须要面对死亡,所以在修学佛道的同时,如果我们内心当中所害怕的、所恐惧的,只是恐惧将来有可能会死的这件事情,其实这是我们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你有修学佛法也好,没有修学佛法也好,你有没有宗教信仰,最终都是必须要面对死亡,所以害怕这样的一件事情,对我们修学佛道并不会有任何的帮助。

「念死无常」当中的「畏死」,是必须要思维在获得人身的同时,明明我有机会修学佛法,透由修学佛法能够让我跳脱恶趣,甚至更进一步的跳脱轮迴;但是如果我没有把握这样的机会而死,实际上是相当可惜的,并且在没有集资净罪的情况下而死的话,来生我是必须要再次的轮迴,甚至必须要堕入恶趣受苦,这样的苦是我没有办法忍受的。所以藉由这样的思维,而对于「死」心生恐惧才是!

接下来正文,现已见闻他人终将死殁,在现今我们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周边的人一一的离开了我们。我们思维一下就知道,在这个地球上,没有一个人不会死,所以「现已见闻他人终将死殁」,死后有堕恶趣之怖,不仅会死,并且在死后我们堕入恶趣的机会是非常大的,善士谁能赐我无惧,在这个世间上,有哪一位善知识,有哪一位善士他能够赐予我,在面对痛苦以及死亡的当下不恐惧的这种勇气?令我不须怖死、畏罪?绝无能施此者。现今在这个世间上,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故若不能勤修对治,如何得脱此罪、死亡?所以在今生,如果没有办法精勤的修学恶业的对治力──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脱离当下我们所造的诸多罪业,以及跳脱死亡的这件事情?定不能脱。倘若死后必将消逝,为何我今安逸、随懈怠转,如果在死后,我的生命就结束了,并且有堕入恶趣的可能性的话,为什么在现今,我的状态却是如此的安然,并且被懈怠所控制?而不励力对治罪业?不合理故,应勤修道。

之前我们有谈到圣天论师所造的一个偈颂当中的内涵,这个内涵最主要提到的是,虽然轮迴是有边际的,但是轮迴有边际的这一点,并不是自然会消失的。如果你想要让你的轮迴有结束的一天,必须如实的思维「恶趣以及轮迴的痛苦」,对于解脱生起希求,更进一步的修学佛道,你的轮迴才有结束的一天。如果放任它,一天过一天的话,这样你的轮迴是绝对不会有边际的。更进一步的,如果你是一个修学佛法的佛弟子,修学佛法的佛弟子必须要展现出来的特色是什么呢?在还未死之前,对于死亡心生恐惧,但是在临终的时候,面对死亡的当下心生欢喜。一般的世间人在未死之前,自以为已经跳脱了轮迴,这时候他的内心当中是没有任何的恐惧;但是在临终时,他的内心会生起极大的恐惧,而我们大部分人的状态都是后者。

本文内容由小编为各位整理的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13讲)

推荐访问:入菩萨行广释
上一篇:入菩萨行论 索达吉堪布|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11-1讲)
下一篇:入菩萨行论 索达吉堪布_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1讲)

Copyright @ 2013 - 2018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