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菩萨行论 索达吉堪布】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2讲)

来源:禅思 发布时间:2018-10-15 点击:

讲述: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

中译:如性法师 手录:鹤 林

(二)2012年3月10日(上午)大悲精舍

《入行论》的造者寂天论师,诞生在印度的南方,当时他身为印度国王的孩子。在他年幼大约十五岁时,他的父亲──也就是当时的印度王就圆寂了,所以当他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有準备要接管国政的这种压力。虽然他的心续当中有非常高的证量,但是在众人的面前,他还是展现出愿意接管国政的这种心愿。所以全国上下,都在为这件事情作準备的同时,前一天晚上,他在睡梦当中作了一个梦,在梦中他见到了文殊菩萨,并且文殊菩萨就坐在他隔天会坐的那个法座前时,并且告诉他说:「这个法座是属于我的,而我是你的上师,你是我的弟子,上师跟弟子是不可以同时坐在一个法座上的」,所以告诉他:「你是不宜接掌国政的」。

提到文殊菩萨,寂天论师从小他就能够亲见文殊菩萨,因为他小的时候遇到一位密法的瑜伽师,并且在这位瑜伽师的座前,求得文殊的教授,在亲自观修不久之后,就能够亲见文殊菩萨。由于当晚寂天论师他作了这个梦,他就知道他将来是不适合接管国政,所以他就毅然决然的到了那烂陀寺出家。进入那烂陀寺的那个时间,我不是非常清楚,可能离龙树、月称论师是不远的。当时的那烂陀寺,有相当多的成就者以及智者,他就在当时那烂陀寺住持的座前出家受戒。但是在出家之后,他展现出来的行为作风,绝大部分的人都只看到他是一个不认真学习,整天无所是事的出家人,所以他们就取名他叫「布疏古」。这个梵文的意思是指「三想者」,也就是他的脑袋里只会想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吃」,第二件事情「闲逛」──就是他必须要去上洗手间,第三件事情就是「睡觉」。所以他周边的人,绝大部分都不了解他真实的面貌,所以就为他取名为「三想者」。

在之前我们有提到,当时那烂陀寺里面,许多的法师为寂天论师取了一个绰号名叫「三想者」,也就是只想到吃、逛、睡这三件事情。以密教圆满次第的角度来说,确实有很多的观修是在睡眠当中进行的,而当时寂天论师的状态就是如此。但是在外人不了解的情况下,其他的人就只会看到他是在睡觉,而不了解他是在进行襌定。由于当时的那烂陀寺有很多的大班智达,所以寺院当中的规矩相当严格,有很多的人不了解寂天论师最真实的面貌,所以有些人他们就觉得,在这么有名的一间寺院里面,怎么可以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这样对我们是不好的,所以他们想办法看是不是能够让寂天论师他自己离开。

虽然当时寺院的规矩相当的严格,但是由于寂天论师他并没有做出什么违法的事情,所以也不好意思直接把他赶走,所以他们就想了一个方法,看是不是能够让寂天论师自己离开。所以有一些法师他们就讨论:我们应该要轮流的讲经说法,总有一天会轮到寂天他来说法,这时他应该是没有办法讲法,而他会自己离开这间寺院,所以他们就决议这样去做。这时,他们也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寂天论师,当寂天论师听到的时候,首先他就提到了:「我并不会讲经说法」,但是周边的法师却告诉他说:「这是我们寺院的规矩,所以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你必须要讲。」所以寂天论师就回答他说:「那么这样,我就试着讲讲看」。

到了讲法的当天,现场其他的人,他们準备了一个非常高的法座,但是这个法座的旁边并没阶梯可以上去。寂天论师他走到这个法座旁边时,他心里面就想到说:「他们帮我準备这么高的法座,是因为恭敬我?还是想要让我难堪?」他在思维之后,他知道周边的人是想要他难堪的缘故,所以帮他準备了这么高的一个法座。但由于他自己有神变,所以他一手就将这个法座压得低低的,而很顺利的就上了这个法座。当时他的这个举动,让周边的人都感到相当的讶异。

并且他在上了法座之后,他就问身边的人说:「你们想要听的法,是众所皆知的法,还是前所未闻的法,你们想要听什么样的法?」周边的大班智达们,他们都想要给他难堪所以就说:「我们想要听的是前所未闻的法」。这时寂天论师他就在《入行论》的一开始就提到了:「此论未说昔所无」,我想要讲的这部论,过去的佛或者是菩萨们他们都讲过了,我并没有任何的内容是他们未讲而我新创的,是没有的!并且他就开始讲述《入菩萨行论》。在讲到第九品的第三十四个偈颂,「若实无实法,悉不住心前」的这个偈颂时,他一边讲就一边离开了法座,腾空而起,然后越升越高。

所以当他的高度越来越高,甚至到最后不见身影时,有很多在场的人,他们根本就听不到寂天论师所讲的《入行论》的内容为何,也就是因此《入行论》在当时的印度有两种不同的传承,第一种是九品七百偈,也就是它只有到第九品智慧品,而且它的偈颂、它的偈文只有七百个偈颂;第二种是十品,也就是在场的班智达里面有一些人有天耳通,所以他能够很清楚的听到寂天论师飞在天空的时候,还是不断继续的说法,所以他们听到的是十品一千颂的《入菩萨行论》。而当时现场的听众他们看到了这一幕,都感到相当的惭愧、相当的难过,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寂天论师是如此了不起的一位上师,所以他们内心都感到相当的难过。

由于当时有两种不同的传承,一种是九品,一种是十品的传承,所以他们对于这一点也感到相当的纳闷,所以寺院就派了两位班智达,到寂天论师所住的地方,想要请他回来那烂陀寺;如果没有办法回来,也想要问他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他们就提到:「您所说的《入菩萨行论》到底是九品,还是十品?」寂天论师他就回答了:「我所造的《入行论》,总共是有十品一千个偈颂」。第二个问题他们问到:「在您所造的《入菩萨行论》里面的第五品,最后面有提到『恆常应行者,于遍集学处,论中广泛说,故必数研阅』以及『或暂阅略摄,遍集契经论』,在宣说《入行论》的同时,第五品里面有提到《集学论》以及《集经论》这两部论,这两部论在哪里?可否请您告诉我们。」这时寂天论师他就回答到:「其实这两部论我已经写好,塞在我房间樑柱的缝隙里面。」虽然只是小小的几张纸,但是他当时所写的是班智达的字,这样的字它的字体非常小,我们一般人根本没有办法阅读。所以当时所写的《集学论》以及《集经论》,他就是塞在樑柱的缝隙里面,他就回答了那两位班智达。

虽然在当时,那两位班智达启请寂天论师回到那烂陀寺,但是寂天论师他并没有答应,最主要他的内心有想到,他还有许多跟他有缘的众生等待他的援助,并且他也想要调伏在当时许多的外道徒,所以他并没有回到那烂陀寺。当时他所住的这个地方,绝大部分的人,都是不承许宗教,也就是他们本身都没有学法的概念。为了要调伏这一群人,所以当下他就趁着一个时间──也就是当地发生了饑荒,当地的居民们由于饑荒的缘故,都没有饮食可以吃。这时候寂天论师就展现出他的神变,在他的钵里面放了一堆的米,并且透由加持的力量,让这个钵变成好几百个、好几千个,甚至遍满整个城市,然后解救了当时饑荒问题。

甚至说之后,他到了印度的南方,由于当时印度的南方,绝大部分的人都是修学外道法,而当地的国王也是一个外道徒,所以他们会联合起来欺负当地的佛弟子。而寂天论师也为了要调伏这一群外道徒,到了当地去讲经说法,并且在讲经说法的期间,也展现出了各种的神通以及神变的功力。对于这个部分班智达洛桑却坚,在他的文集当中,透由诗词的表达方式,而将寂天论师过去的这些行谊,都一一的撰写出来。从洛桑却坚所造的文集当中,我们就可以知道,寂天论师是一位相当了不得的大瑜伽士。当时他所造的论典,不外乎就是现今我们所了解的《入行论》、《集学论》以及《集经论》,而这三部论里面,又以《入行论》最为有名。

在当时印度有许多的成就者,比方龙树论师、圣天论师,但是寂天论师之所以会这么的有名,是因为他造了《入行论》的缘故。甚至有一种说法,在当时印度有两百多部《入行论》的注解,就是分别由不同的班智达们,他们注解了《入行论》的文义,它的数量多到有两百多部,这也是跟其他的论典所不共的地方。

所以在之前我们有提到,寂天论师在讲法的时候有问说:「你们想听到的法,是众所皆知的?还是前所未闻的?」而当时有很多的人,为了让寂天论师难堪的缘故,所以他们回答:「我们想要听前所未闻的法」。从这样的缘起我们来作探讨的话,现今我们所熟知的不管是龙树或者是月称,他们所造的论跟寂天论师所造的论,确实不太一样。我们从寂天论师所造的《入行论》里面,可以非常的清楚看到,他字字句句不外乎都是希望我们,能够藉由佛法的力量来调伏内心的烦恼,所以字句当中完全展现出来烦恼的对治为何,这一点从其他的论着里面是很难发现的,所以这是它很不共的一个地方。其他的论师所造的论,虽然文义相当的深广,但是绝大部分的字都相当的难懂,但寂天菩萨所造的论却不是如此,他所造的论是非常容易了解的。并且你在阅读思维之后,会很容易的觉得:「这个教授是能够入心,对我们相当有帮助的」。

所以很多有修行的成就者,他们都公认寂天论师所造的《入行论》,就等于是一把锋利的宝剑,能够斩断一切的烦恼。甚至他所造的《入行论》里面「忍辱品」、「精进品」以及「自他相换」的这些教授,宗大师在他所造的《广论》、《略论》当中,几乎都引用了原文的所有偈颂。比方宗大师在《广论》里面提到忍辱波罗蜜多时,几乎从头到尾将《入行论》里面所有的偈颂都引了出来,「精进度」也是如此,「自他相换」也是如此。所以从这个角度来分析,这也是跟其他的大成就者们所造的论有不共的地方。

提到了《入行论》的注解,藏传的四大教派,不管是萨迦派、宁玛派、噶举派或者是格鲁派,四大教派里都有许多有关《入行论》的注释。而这当中最有名的,不外乎就是扎巴楚这位上师,他所写的《入行论》的注解,这位上师──也就是撰写《普贤上师教授》的作者,有很多的人说,他就是寂天论师的化身。他有十七种《入行论》的传承,并且他平常最主要的修持,就是以修持《入行论》为主,而他对其他人说法的时候,绝大部分也只宣说《入行论》。甚至在过去,每当他在宣说《入行论》的时候,不管是在哪一个地方,只要开讲,当地就会有一种花会绽放开来,这样的花朵是只有这位上师在宣说《入行论》的同时,才会开的一种花,所以后人就取名为「入行论花」。

而这位上师,不仅有这样的功德,当时西藏的天气虽然非常的寒冷,但是在夏天,有一个城市因为温度比较高,所以当地会有很多的蚊子,他会千里迢迢的、刻意的跑到这个城市的某一个角落,然后脱掉他的衣服,整天就坐在那个地方,然后布施他自己的血给这些蚊子。甚至他所到之处,其他人对他作的供养,他分文不会带走,他也不会给别人,他也不会带走,人家给他的供养他就会放在原处,他一个人离开。

而这位上师,他有一位格鲁派的弟子,这位弟子也造了一部《入行论》的注解,由于造论者本身是格鲁派的一位格西,又是这位上师的弟子,所以这位格西在造论的时候,就是以格鲁派的传承──也就是贾曹杰大师所造的《入菩萨行论释》作为基础,更进一步的,在这之上,以更浅显易懂的方式来解释《入行论》,而这部论的名字就称为《功德善宝瓶论》。这样的一位上师,也就是扎巴楚的这位上师,其实他离我们的距离并没有很遥远,他也只不过是五六十年前的人罢了!

过去三大寺有一位很有名的上师,他也听闻了扎巴楚的这些事蹟,所以一直很想找一个机会到拉萨去见扎巴楚的这位成就者。有一天,他就带了一群弟子们,他们都骑马,希望能够去拜访扎巴楚的这位成就者。由于这位上师是隐居在深山里面,所以他从高的地方就能够看到有一群人,千里迢迢的骑着马往他的方向过来,他也知道这一群人是要来见他的,但是他看到这一幕马上就逃走了。而要去拜访扎巴楚的这位上师,他知道我们这一群人声势这么的浩大,而且我们每一个人都骑马,可能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所以扎巴楚并不欢喜,所以他们每一个人都下马,并且上师告诉弟子们说:你们都在这个地方等,我一个人去见他就可以。他就一个人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到扎巴楚平常修行的场所。

他们一见面,扎巴楚他就告诉这位上师说:「哦!原来是某某某仁波切啊!我还以为是哪一群鬼,準备来这个地方打战(就是作战),原来是仁波切您啊!」由于扎巴楚他本身不收供养,所以仁波切去的时候就準备了一把香,然后他特别烧了一壶好茶,想要供养扎巴楚,而当扎巴楚看到人家供养他这一把香,他就马上把这一把香拿去烧,而且是一把同时把它烧完。而当对方献上这些茶的时候,他就把茶全部都倒到锅子里面,然后胡乱的搅了一团,然后再把锅子里面的这些茶倒了两坏,告诉对方说:「你喝一坏,我喝一坏」,但实际上那个茶已经被他破坏到不能够喝了,但这位上师,他还是很勉强的把它喝完,并且回去告诉弟子说:「还好我喝了那杯茶之后,没有拉肚子!」所以从这当中我们就可以知道,扎巴楚他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大瑜伽士,他对于周边的这些事情都没有任何的贪着。

噶当教典派里有六部最主要必须要修学的论着,而这六部论着里就包含了《入行论》。而噶当六论里面分别提到的是:《入行论》、《集学论》、《菩萨地》、《经庄严论》、《本生传》以及《集论》。而这当中《本生传》,是马鸣论师所造的;而《入行论》、《集学论》,是寂天论师所撰写的,这就是过去噶当教典派最主要修学的六部论典。

该篇内容就是由小编为各位整理 本文地址: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2讲)

推荐访问:入菩萨行广释
上一篇:[入菩萨行论 索达吉堪布]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15讲)
下一篇:入菩萨行论 索达吉堪布|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11-2讲)

Copyright @ 2013 - 2018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