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菩萨行论 索达吉堪布]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15讲)

来源:禅思 发布时间:2018-10-15 点击:

日期:2012/04/28 11:34:56 本网 编辑部 报导

讲述:甘丹赤巴 日宗仁波切

中译:如性法师 手录:鹤 林

(十五)2012年3月24日 (上午)大悲精舍

首先在还未闻法之前,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必须要先调整我们自己的动机,为了利益如虚空般的一切有情,我希望能够早日获得圆满的佛果,以这样的动机来听闻今天的这一堂课。今天的这堂课,所要介绍的是第三品「请转法轮」的这个部分。在之前第二品当中最主要提到的是「皈依」以及「忏悔」,而第三品的一开始,我们提到了「随喜」,接下来所要进行的是「请转法轮」。

提到了「随喜」,宗喀巴大师对于这一点有提出他个人的见解,大师认为如果我们能够诚心的随喜他人所造的善业,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不需要花太多的心力,只要你懂得如何思维的话,在随喜的当下,你不需要花一分钱,也不需要花太长的时间,在此同时你就能够累积到许多的福德,这一点对于五浊恶世,现今的我们而言非常的重要。在五浊恶世的现今,绝大部分的人,对于修学善法没有办法提起心力,甚至想要修学善法的人越来越少,绝大部分的人所想的,都是以今生作为出发点,整天内心当中所想的,都是该如何保护自己的亲人、消灭他人;并且外在的世界、外在的物质不断进步的同时,我们的内心很容易被这些东西所吸引,所以心心念念所想的,不管是财物、亲友都是今生的这些东西,我们不会想到来生。

在不会想到来生的情况下,纵使你想要离苦得乐,你也用尽了各种的方法去离苦得乐,但是你反观现今的自己,我们真的有离苦得乐吗?其实并不然。虽然我们的内心想要离苦得乐,但是我们所使用的方法并不正确,我们不知道该如何的思维,所以我们总是用自己最熟悉的方式,看是否能够让自己获得快乐。在追求快乐的同时,内心对于比我们高位的这些人会生起嫉妒,对于比我们差的那些有情,内心当中会生起排斥,或者是轻视。所以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想要追求我们所认为的快乐,最后我们是没有办获得快乐,反而会在我们的内心当中生起各式各样的烦恼。

所以现今在修学佛法的同时,我们必须要思维,我们的导师世尊过去是如何的发心,如何的修学菩萨行?并且在修学菩萨行的当下是如何发愿的?而追随导师的这些印度成就者,或者是西藏的大师们,他们是如何的精进修学佛法,如果我们了解这些道理,能够打从内心里觉得这些殊胜的对境,都是值得我效学的对象,而内心当中生起欢喜的话,纵使在当下没有办法很深入佛法的内涵,但是透由这样的善念是能够累积许多资粮的。

在现今我们周边很多的人,甚至说在内地,有很多的人提出一种主张,他们认为佛法是没有根据的一种宗教信仰,它里面很多的理论都是相当迷信的,所以他们主张现今的人不应该学习佛法。但不管这些人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否认佛法的重要性,但实际上这些人,都成为我们内心当中应该要生起「悲」的对境。先不论别人是否否认我们现今所学的教法,我们应该要反观我们的内心在学习教法的时候,是不是能够提起心力?我们是否真的有专注在所学的这个宗教信仰上面?有时,我们不懂得思维,纵使你花了很长的时间,甚至多生多劫来行善、来培福,但实际上如果不懂得该如何去思维的话,纵使你花了再多的时间,再多的心力,看似做了很多的善业,但其实这些善业跟诸佛菩萨的事业相较之下,是完全无法比拟的。那如果我们在行善的同时,不仅能够自己本身去实践善法,更进一步的,在内心当中能够随喜他人所造的善业的话,这时我们的善业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获得增长。

提到了「随喜」,如果我们所随喜的对象,他的证量比我们高,这时候透由内心当中至诚的随喜他人的善业以及功德,虽然我们并没有办法完全获得如同对方的功德,但是我们至少可以获得些许、甚至一半的这种资粮;如果所随喜的对象,他的证量跟我们是相同、相等的话,这时也能够获得同样的福德;而如果我们所随喜的对象,他的证量比我们还低,这时透由至诚的随喜,我们所累积的福德,甚至超过当下积福的这个人。这都是我们必须要去了解的。

在现今全世界各地,有很多的地方都发生了经济的危机,为什么会有经济的危机?难道说这代表整个世界在慢慢的退步吗?其实也不尽然。其实这个世界是在进步的,但是在进步的同时,人心过度的贪婪,在内心当中不懂得满足,然后时常会去嫉妒、比较、竞争,这时候由于我们内心当中生起各种的烦恼,而让我们周边所呈现出来的这种进步的感觉,似乎在藉由烦恼生起的当下,而在一瞬间之内将它完全的摧毁。所以这并不是外境没有在进步,而是我们的心不够满足。

癸二、请转法轮(65“)

接下来我们看到第三品,「加行」的第二个部分「请转法轮」。

偈颂:于十方佛前,合掌敬祈请:为苦愚蒙众,点燃正法灯!

正文,我于十方成佛未久、尚未说法之诸佛前,双手合掌恭敬祈请:在正文当中有提到,在十方,刚成佛不久还未对众生宣说正法的诸佛前,我很诚心的在这些诸佛的面前,双手合掌,恭敬祈请。以导师释迦世尊为例,世尊在菩提树下现证了圆满正等觉之后,刚好有七七四十九天没有对众生宣说正法。这时导师他自己就说到,虽然我自己本身已经领悟了深广的正法,我了解正法的内涵,它就如同甘露能够滋润我的内心,但是当我领悟了如此殊胜的教法之后,在现今的这个社会里(这当中的「现今」是指导师的那个时代),在现今的这个社会里,其实真正对于佛法能够生起信仰、信心的人并不多。所以就连导师释迦世尊在世的时候,导师他都这么认为了,更何况是五浊恶世的现今?所以那时导师也很感叹,虽然祂了解正法的密意,但是祂不知道该为谁宣说正法?所以祂说:如果我找不到说法的对象,那我可能会选择一个人隐居在深山当中。所以当导师起了这样的一个念头之后,帝释天王以及梵天王,他们就拿着法轮、法螺来到导师的面前,祈请导师释迦世尊为众生宣说正法。所以当时的公案,配合今天的正文来作解释。

在双手合掌,恭敬祈请的同时,我们所要祈请的内容,为诸痛苦、无明愚暗蒙蔽之有情众,现今绝大部分的有情都是愚癡的,虽然想要获得快乐,却不知如何成办乐因,虽然想要去除痛苦,却不知该如何的避免苦因。所以众生对于苦乐的方便,以及业果的道理,内心当中因为不解而产生了愚癡,所以提到「为诸痛苦、无明愚暗蒙蔽之有情众」,点燃照亮解脱道之教证正法明灯!希望导师您,能够为我们这一群被愚癡所蒙蔽的有情,点燃一盏能够指引我们走向解脱道的正法明灯。

癸三、祈请不入涅槃

偈颂:佛欲入涅槃,合掌诚祈请:请住无量劫,莫令众生盲!

正文,诸佛若欲入涅槃时,双手合掌至诚祈请:在第一句话当中有提到「诸佛若欲入涅槃时」,以世尊的本质而言,祂已经获得了圆满无上的佛果,所以在获得佛果的当下,祂已获得了不死之身,所以佛是不会涅槃的。但佛为了要调伏有情,所以示现出胜化身的面貌,而在这个世间上,只有业清净的众生才能够亲见胜化身。所以当业清净的众生慢慢消失,众生的福越来越薄的时候,这时佛祂就会示现出涅槃的面貌。所以一般的有情,他们双眼所看到的佛是会涅槃的,但实际上以佛的本质而言,祂是不会涅槃的。但由于能够见到祂的众生越来越少,所以祂能够度化的对象,相对的也就越来越少,到最后,等祂能够度化的对象完全消失了,这时祂就会示现出涅槃的面貌。

在导师还在世的时候,最终祂呈现出要示寂的这一幕,当时祂所需要教化的对象,只剩下两个人,其中有一位是外道徒,这时候佛就对他们两个人宣说正法。在宣说完正法之后,这两位弟子都得到了佛的摄受,所以在此同时,佛所要教育的对象、所要教化的对象已完全消失;但这时如果有人肯祈请,希望佛不要入灭的话,佛还是能够住世的。所以当时,佛身边的侍者──也就是阿难尊者,佛当时就有暗示阿难尊者说:「以我所获得的圆满果位,我想住世多久都可以,只要有人能够祈请的话,其实我要住世并不困难。」

当时阿难虽有听到这一段话,但他被魔所干扰的缘故,所以当下并没有马上作祈请。而回到了自己的寮房之后,回想到今天佛跟他说的这段话,内心觉得有点不对劲,佛为什么要特别的说这一段话,应该是有祂的目的,是不是佛要涅槃了?如果佛要涅槃的话,我应该至诚的在祂的座前跟祂祈请,希望祂能够不要入灭。但是在他还没有回到佛的跟前之前,这时候魔就已经先对佛说了以下的这段话,这时魔他就对导师释迦世尊说:「您证得了圆满的正等觉,到现在已经很长的一段时间,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您也调伏了我们很多的魔类的众生。所以您在世的时候,我们的人越来越少,要是您再住世下去,我们所有的魔可能都会被消灭,所以你也应该要为我们这一群人想一想才对。所以您的住世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帮助,反而是有伤害的,所以请您不要再住世了。」

当时佛听到了这段话,佛也答应了这位魔王告诉他说:「好!我不会再继续的住世下去。」而当佛答应了他之后,这时阿难尊者才来到佛的面前,希望佛能够住世。但是佛告诉他说:「其实我今天早上就已经在暗示你『我要示现涅槃,但是因为当时你没有马上祈请的缘故,所以现在我已经答应了魔他们,我不会再住世。』」这就是众生的业力。

所以在正文当中也有特别的提到,「诸佛若欲入涅槃时,双手合掌至诚祈请」,祈请什么样的内容? 莫令众生为无明暗遮蔽慧眼而成目盲;不要让众生被无明黑暗遮蔽住智慧的双眼,而成为盲人,为除无明愚暗,祈请诸佛住无量劫!

癸四、迴向众善(分四)

子一、总迴向

子二、为病者迴向

子三、为除饥渴迴向

子四、迴向能成满愿之因

子一、总迴向(66“)

偈颂:如此修诸行,我所集众善,愿以此去除,一切有情苦!

正文,由如此修供养直至祈请诸行,从之前的第二品当中,所提到的「供养礼敬」一直到「祈请不入涅槃」种种的善行,我所集聚一切众善,透由修学供养等善行所累积到的善业,愿以此能去除一切有情所有痛苦!

这个地方提到了「迴向」,「迴向」跟「发愿」是不同的。如果我们先累积了善业,而希望将所累积的善业迴向到希愿处的话,这样的动作称为「迴向」。而「发愿」是指,在没有行善的当下,你并没有可以迴向的东西,这时只是在内心当中生起,比方希望他人能够离苦得乐的念头,在当下并没有行善的话,这样的动作称为「发愿」。所以「迴向」是指我们必须要先累积某种的善业,所以在正文当中有特别的提到,「我所集聚一切众善」,在累积了善业之后,我们在内心要生起一种迴向的念头,也就是把所累积的善,能够迴向到希愿处,而这时所迴向的希愿处是「愿以此能去除一切有情所有痛苦」。所以在这个地方简单的介绍,「迴向」跟「发愿」这两者的差别。

子二、为病者迴向

偈颂:祈愿诸病者,尚未痊癒前,我为医与药,并作其看护!

正文,以此众善业力,藉由之前修学种种的善行,所累积的善业的力量,于诸病者尚未痊癒之前,祈愿我能为医与药,并愿作其看护!在世间上所有的病者,尚未痊癒之前,我希望能够成为医术相当高明的一位医生,或者是能够去除种种疾病的良药,或者能够成为看护来服务这些病者。对于一个患有重病的病者而言,医生、良药以及看护是最重要的。而现今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人都患有重病,这时如果我们有时间应该要放下身段,来为这些人服务,这是很重要的。为什么重要?因为如果我们能够放下身段,为这些病人服务的话,这是对众生最好的供养,并且在服务的同时,我们的内心当中是以「利他」作为出发点,当下我们的行为就能够成为菩萨行。但如果你服务的同时,你的内心只是为了要谋求自己想要获取的名利,这样的行为就没有太大的意义。

所以如果我们的内心能够以「利他」作为出发点,来服务这些病患的话,当下我们能够累积许多的资粮,而我们的行为也能够称为菩萨行。身为一个佛弟子,虽然我们平常时常提到「要供养三宝」,但是「供养三宝」所能够产生的利益,并不是直接的,但如果我们能够去服务这些病人,或者是有需要协助的这些对象的话,我们在服务他的同时,他能够感受到的这种利益是最直接的。所以身为一个佛弟子,我们也应该这样做才是。现今有很多的基督教徒,他们都致力在这方面,为这个社会做出一定的贡献,这是值得我们讚许的一件事情。

子三、为除饥渴迴向

偈颂:盼降饮食雨,解除饥渴难!饑馑中劫时,愿我成饮食!

正文,盼为诸饥渴者,降下饮食妙雨,「迴向者」或是「发愿者」,如果是一位登地的大菩萨,这时透由他的愿力,以及众生的福德,确实如同他所发愿般,这一切是能够成形的。就如同之前我们在介绍寂天论师的公案时也有提到,当时某一个地方,因为发生了饑荒的缘故,所以寂天论师在一个钵当中放一点食物,并且在加持过后,钵的量变得非常多,而当中的食物也变得非常多,以这种方式来救济当地的人民。所以正文当中也有提到,盼为诸饥渴者,降下如妙雨般的饮食,并以种种饮食,解除所有饥渴灾难;

「于三中劫」,这个地方「三中劫」是指:饑馑劫、疾病劫以及刀兵劫这三劫。而这三劫的时间长短并不同,「刀兵劫」可能只有七天,「饑馑劫」有七个月,而最长的是「疾病劫」,它的时间可能有七年之久。在现今地球上的人,都很害怕会有世界大战发生。但在末劫时,确实这个世界上会有「刀兵劫」以及「饑馑劫」以及「疾病劫」的这种厄难,而现今不管有没有世界大战,但是末劫的最后端,确实会有这种劫难发生,这是难以避免的。而现今不管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或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也只不过是呈现出刀兵劫的一种相顺,也就是很类似刀兵劫的一种厄难罢了。所以在三劫当中,我们这个地方提到的是饑馑劫,于三中劫之饑馑中劫时,愿我能成彼等有情所需饮食,灭其饑渴!

子四、迴向能成满愿之因(67“)

偈颂:为济贫困者,愿成无尽藏,种种妙资具,皆现彼等前!

正文,为济匮乏资具之贫困者,为了要救济缺乏住处、衣物、食物、金钱等等的贫困者,愿我能成受用无尽之珍宝藏,愿我能够成为取之不尽的这种珍宝藏,变成所欲种种善妙资具,此皆不需辛勤成办,便能现于彼等面前!

癸五、先修施捨身财善根之心,作为修持布施度之支分(分三)

子一、修习施捨身财善根之心(分三)

丑一、施捨之理

丑二、定应捨之原因

丑三、捨已如何修行之理

子二、愿成善业无尽之因

子三、愿成资财之因

丑一、施捨之理

首先我们看到第一个科判「施捨之理」,也就是施捨的方式。提到了「布施」,布施它的内涵是指「生起施捨的心念」,也就是在我们的内心中,生起想要把我们所拥有的财物、身体、善根,施捨给其他人的这种心念,这样的一颗心我们称为布施。

偈颂:为成有情利,亦应无惜施,我身及资财、三世一切善。

偈颂里最主要提到的是,必须要将我们所拥有的身体、资财,以及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所造的一切善业,布施给其他的有情。

对于偈颂当中的内涵,正文,为能成办一切有情现前、究竟所有义利,之所以要布施,它的目的是为了要能够成办一切有情,现前以及究竟所有的义利,为了要达到这样的目标,亦应毫无吝惜、眷恋,布施的动机并不是为了自利,而是为了利他,并且在修学布施的同时,我们的内心不要感到吝啬,或者是感觉我当下布施给其他的人,这时我好像会缺少什么东西而感到惋惜,也不应该对于所布施的物品,生起过度的贪着,尽施我身以及衣食等诸资财、三世三处所摄一切善业。

在正文当中所提到的「布施的物品」,是提到了自己的「身体」,以及所拥有的「资财」,这两者是以「现在」以及「未来」的两种角度来作探讨。对于过去,我们已经消失的身体,或者是已经不属于我们的资财,这并不是我们能够布施的,所以提到了身体跟资财,是以现在以及未来的两种角度来探讨。而提到了「善业」,是以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角度来探讨。「三世三处所摄一切善业」,除了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之外,在正文有特别的提到「三处」,这当中的「三处」是指透由布施所累积的善业,这是第一处;第二处,透由持戒所累积的善业;第三处,透由修习所累积的善业。以六度的角度来说,六度当中的布施度是包含在第一处,持戒度是包含在第二处,接下来的忍辱、精进、静虑以及般若是包含在由修所成的善业当中。所以这当中三世是包含了过去、现在、未来,而三处这当中是包含了六度一切的内涵。所以将三世、三处所摄的一切善业,一併迴向给一切的有情。

丑二、定应捨之原因(分二)

寅一、断贪、尽施能得涅槃

寅二、有情乃胜施田故应施捨

寅一、断贪、尽施能得涅槃(68“)

接下来我们看到第二个科判,「定应捨之原因」,为什么要修学布施?在六度当中,如果能够成办布施度,更进一步的,能够成办持戒等后五度的内涵;相反的,如果没有办法成办布施度,想要持戒、忍辱就会显得格外的困难。所以这个科判当中有特别的提到,为什么我们必须要修学布施,它的原因为何?科判当中分二:一「断贪、尽施能得涅槃」,在科判当中有特别的提到必须要断除贪念,如果平常我们没有练习布施的话,会对于我们所拥有的这一切生起贪着,这是一种烦恼,这是必须要克服,必须要对治的。而对治这样的贪念,藉由布施能够净化它,能够对治它,所以有特别的提到断贪。「尽施」,透由布施将来我们能够获得涅槃;相反的,如果内心当中非常的执着、吝啬,这并没有办法让我们获得涅槃,这是第一个科判当中的内容。

第二个科判,「有情乃胜施田故应施捨」,布施的对象简单的来分,上供三宝,下施一切有情。「三宝」跟「有情」这两者当中,又应该以「有情」为主,所以科判里有特别的提到,有情是修学布施最殊胜的福田,所以我们应该要对于有情来修学布施。首先我们看到第一个科判,「断贪、尽施能得涅槃。」

偈颂:尽施将离忧,吾心成涅槃。

正文,理应施捨所有身、财、善根,利益他人,在这段话里面,有特别的提到「利益他人」,也就是修学布施最主要的动机是为了「利他」,而不是自利。如果今天你修学布施的动机,只是为了追求来生的异熟果的话,这跟一般世间的商人没有什么差别。而这个地方我们最主要提到的动机,是以利他作为出发点,并不是想要获取将来一己的异熟。为什么要利益他人?

因尽施捨将能远离忧恼,吾心亦欲成办无住涅槃。因为藉由布施,我们能够渐渐的远离内心当中各种的烦恼。而我们内心所追求的,不外乎就是无住的涅槃──也就是圆满的佛果。如果想要成办圆满的佛果,藉由布施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够成办;相反的,如果过度的贪着、吝啬的话,纵使内心当中想要求得佛果,但这对我们而言是非常遥不可及的一个目标。

寅二、有情乃胜施田故应施捨

偈颂:一切同须捨,施有情为胜。

正文,一切最终同须弃捨,既须弃捨,施诸有情实为最胜,因能由此证得佛果。首先我们看到第一句,「一切最终同须弃捨」,这当中的一切,最主要是强调身体以及资财。我们所拥有的身体以及资财,「最终」,也就是在临终的时候,都必须要弃捨,也就是纵使你不想要离开你的身体,不想要离开你所拥有的资财,但是这没有选择的余地。既然最终你都必须要远离这一切,在还未临终之前,如果有机会能够将它布施给其他的有情,这对我们而言反而是有帮助的。这是第一种解释方式。

第二种的解释方式,「一切最终同须弃捨」的「弃捨」这两个字,如果换成布施的话,如果你想要成就圆满的佛果,你就必须要布施你的身体、资财以及三世所累积的善业,既然都需要布施,这时我们选择将这一切,都布施给有情是最殊胜的。但是这两种的解释方式,以第一种的解释方式较佳,所以我们以「弃捨」的角度来解释。如果以「弃捨」的角度来作解释的话,这当中的「一切」,是以「身」跟「资财」这两者来作探讨,因为善业是我们能够带走的。

所以在临终时,既然都必须要离开我们的身体以及资财的话,在还未临终之前,如果能够选择将这一切布施给其他的有情,对我们有什么帮助?在布施的同时,能够调伏我们内心当中的贪着,在调伏贪着的同时,藉由布施能够累积福德,这对我们想要获得佛果是有帮助。如果不懂得布施,而让内心当中生起过度的执着,这反而会让我们束缚在轮迴当中,而没有办法获得解脱,所以提到「施诸有情实为最胜」。「因能由此」,藉由以利他作为出发点,而布施自己的身体以及资财给其他有情的同时,能够累积福德,最终证得圆满的佛果。

丑三、捨已如何修行之理(分三)

寅一、今后应于自身捨自主心

寅二、广释其义

寅三、行合理事

寅一、今后应于自身捨自主心(69“)

之前在第二个科判当中,最主要探讨的是「之所以要修学布施的原因」。接下来第三个科判,「捨已如何修行之理」,在布施了这一切之后,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修行的道理。这个科判当中的内容分三:一、今后应于自身捨自主心,二、广释其义,三、行合理事。在之前我们有提到布施身体、资财、以及善根的内涵,如果能够直接布施,当然是再好不过,但如果短时间之内,我们并没有布施这一切给其他有情的话,这时至少也要练习「想要」布施给其他有情的一种心念。所以在布施了之后,第一个科判有特别的探讨,「今后应于自身捨自主心」,透由心的力量将自己的身体,布施给其他有情之后,这时当我们在面对自己的身体时,我们要弃捨「这是属于我」的这颗心,所以我们看到第一个科判,「今后应于自身捨自主心」。

正文,问云:「捨身等已,应如何行?」

偈颂:我已将此身,随宜施众生,应任其所欲,恆常打骂杀!

正文,我既已将此身随宜施予一切众生,既然我已经将自己的身体,依照众生的喜好,施与一切众生,则应任其所欲,这时周边的有情他想要做什么,其实他是有自主的能力,也就是这一切都已经是属于别人的,于此恆常捶打、辱骂或杀害等;一切时处皆应遮止贪爱自身、瞋恚他人。这一段的内容最主要提到的是,藉由内心当中将自己的身体布施给其他的有情之后,在任何的时间、任何的地点,我们必须要遮止内心当中,对于自身所生的贪着。

寅二、广释其义

偈颂:纵戏弄我身、侵犯或讥讽,既已施吾身,何故复珍爱?

正文,今后纵使戏弄我身、侵凌冒犯或作讥笑嘲讽,然既已施吾身于诸有情,何故复为守护、珍爱此身之人?既然我们已经至诚的,把我们的身体布施给其他的有情,从今天开始,纵使他人藉由各种的方式,不管是戏弄我、冒犯我,或者是嘲笑我,既然我已经把身体布施给其他的人,为什么我要再次的成为守护、珍爱此身之人呢?既无眷恋已作施捨,则应任其所欲而行。如果在毫无眷恋的情况下,把身体布施给其他的有情,这时候其他的有情想要对我们做什么?就随他吧!

该篇文章地址: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15讲)

推荐访问:入菩萨行广释
上一篇:入菩萨行论 索达吉堪布|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18-2讲)
下一篇:【入菩萨行论 索达吉堪布】入菩萨行论释 佛子正道(第2讲)

Copyright @ 2013 - 2018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