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什么意思|霸王别姬:他的爱,即是他的命

来源:禅思 发布时间:2018-06-23 点击:

有些人一旦爱了,相当于把命也搭进去了,就像飞蛾赴火一般,小编整理了一篇霸王别姬:他的爱,即是他的命供大家欣赏!

大王,快将宝剑赐与妾身。

妃子,不可寻此短见呐!

大王,快将宝剑赐与妾身。

妃子,不,不,千万不可。

大王,汉兵他他杀进来了!

唱词结束。唰——哐当,楚霸王回身,不禁呲目咧牙,厉声惨呼:蝶衣静止几秒,嘴里复滚出小豆子几个字,一切回归更深的安静。

每次看完全片,都会回头重看几遍此处。心里刷刷地下雨,满到想大喝一声,吐出那汪复杂的情绪。

我总想不清,程蝶衣到底为何而死?他的悲剧宿命,由何促成?

寻来觅去,思来想去,仍然混沌不清。我直想去剔开他的玲珑心,看看他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细细梳理,片中三条线或许能解我谜团。

第一条线,身份认同。

小豆子生长在妓院,首次出场时是女孩儿装扮,入梨园后也是唱旦角,他的男性身份是模糊的。但天性使然,他对自己并非全然无知。《思凡》唱段,他一直反着唱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即便被师傅抽打也不改口,即是最好例证。

直至那爷来梨园选角,眼看因小豆子的坚持,整个梨园将机会尽失,师哥小石头愤而用烟枪强捣他嘴,他终于放弃坚持,释然甚至愉悦唱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这里可以看做他女性身份的第一次内化。

之后,小豆子名震梨园界。虞姬是他的身份指代。大众认识的是柔美的虞姬,小豆子被隐藏在戏剧人物背后,几尽消失。

清末遗老张公公看中了小豆子。电影镜头不明确,但李碧华小说原著里写到,张公公一口衔住了他完美的生殖器不由得让人想起阉人被阉割的过程。这里,男性意识再一次被强行镇压。

不知是否是导演的有意设计,小豆子走出张公公家,捡到了小婴儿小四,这或许是女性的母性意识开始萌芽?

转眼,青涩少年长成了翩翩公子。虞姬程蝶衣与霸王段小楼正浓情蜜意、两情相悦之时,戏霸袁世卿介入。因缘巧合,程蝶衣做了袁世卿的相公。

自此,程蝶衣彻底诀别了男性本体,完全接受女性身份。在戏里当了一辈子虞姬,在戏外与师哥痴爱纠缠一辈子。

直至多年后最后那场戏,段小楼在追思中唱出小女子年芳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程蝶衣不自觉接唱词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唱完后镜头拉近,程蝶衣在我眼前呆了几秒,转而似疑惑,似诧异,似疼痛,最后重叠为顿悟——穿着女性外衣行走多年,他终于明白自己的真正身份。

这一顿悟,饱含了多少百转千回的爱与恨,悔与痛,积压多年的情绪在这一刻炸裂。真相如梦魇,阻挡黎明的到来。他是再也走不下去了,不如归去罢!最后那一眼扫过师哥,宠溺而绝望,留恋有多深,决绝就有多深。

第二条线,对师哥之爱。

程蝶衣对段小楼依恋,与其说是同性之爱,不如说仍是异性之恋。前面的分析可知,程蝶衣的女性身份意识,自少年始就深植。他爱上师哥,实在是对异性的正常爱恋。

师哥于他,是闯入内心世界的第一位男性。他给予他爱护,他放他走出梨园,获得自由,他用烟枪强奸式泯灭他的男性意识。重要的是,他是他的霸王,是他的天。

当两人在化妆镜前拥搂嬉笑,眉目传情,相信段小楼是明白程蝶衣心意的,也愿意回应他的热情。

只是,两人的蜜月期,在花满楼的菊仙出场时戛然而止。菊仙是段小楼现实中的虞姬,为了她,他舍弃了戏里面的爱妃,任她褪了热,冷了心,独留她在日本兵的传单雨里,做那幽幽怨怨的醉酒贵妃。

可是,即使小楼伤他如斯,一旦听说他身陷囹圄,需要营救,他二话没说,起身就去。民族大义与师哥性命相比,简直微如尘埃。

谁承想,日本军人青木是懂戏的。蝶衣毫无压力甚至心生欢喜为之献艺。一曲结束,小楼出得牢狱,蝶衣兴冲冲迎上去,本想从此可撇了情敌菊仙,重新拥有完整的师哥,却不防被师哥吐了一脸唾沫,还没回过神来,两人已飘然离去。又一个孤独的身影被留在天地间。

他对师哥死心了吗?

师哥是他的大烟,哪能说戒就戒了!这爱欲之火终是熊熊燃烧。当他在雨中透过玻璃看小楼菊仙抵死缠绵,疮痍的心再次被凌迟。他艳羡而不得,嫉妒而无力。他佝偻着踉跄而去,也许,他胸前方寸已碎成一片一片

镜头一切换,他披散着发,颓唐在烟雾缭绕里,似乎全宇宙的落寞都沉在那双眸子里。

他心中的信仰最终轰然倒塌,已到了文革如火如荼之际。批斗那场大戏上,段小楼尽数揭发,将戏中的虞姬和现实中的虞姬双双抛弃。

镜头里,程蝶衣在火焰对面,沉寂如死灰,又暴戾如雄狮。很叹服陈凯歌导演的功力,将整个文革的荒谬集中在一个人——段小楼身上,让各种戏剧冲突在这一刻悉数爆发。

自此,于程蝶衣而言,楚霸王已亡,世上也再无师哥。信仰已倒,精神已亡,以后的日子,他只是行尸走肉。

第三条线,京剧。

《霸王别姬》里有三张网,同性恋,文革和京剧,京剧无疑是撒得最广的那张网。

有一次张国荣在接受香港记者采访,记者问他,你觉得陈凯歌懂同性恋吗?他摇摇头,说他不懂。

这里无意争辩他到底懂不懂,有多懂。窃以为他不需要懂,因为他主要想表达的,是以京剧为代表的传统艺术,在时代铁蹄下式微、消亡,以及带给时代之痛,其他的都是表达手段。

京剧艺术目睹了晚清的倾覆,生还于日军的刺刀之下,躲过了国军的军事法庭,却奇异地被改造于解放军整齐的掌声之下,最后摧毁于文革时代的残酷之手。

程蝶衣既是京戏的载体,又是见证者。他清楚日本人青木是懂戏的,地主袁四爷是懂戏的。他不在乎世人对他们的身份定位,他只在乎他们对艺术的理解和态度。所以才有了让人震惊,但又顺理成章的一幕——程蝶衣在被审判、面临死刑之际,说:如果青木还活着,京戏就传到日本国去了!

不疯魔不成活,陈凯歌和张国荣身上都有这种追求极致、沉迷极致的气质。因此,他俩异常地合拍,为观众完美呈现了那个为戏疯魔的程蝶衣。

一心醉心于京戏的程蝶衣,与楚霸王做了半辈子夫妻,早已人戏不分。当他的盖世英雄跪膝于地,语无伦次地背叛忠诚与信义,他直呼:连你楚霸王都跪下了,这京戏它能不亡吗?!

行至此处,程蝶衣心中的艺术已死。那是他赖以生存的根本,戏亡了,人能不亡吗?

一路追溯至此,逐渐清晰,程蝶衣生命终结的原因,既有对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的幡然顿悟,亦有为求与师哥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的一辈子而不得,终遭背叛的心碎,更是因目睹连楚霸王也跪下来求饶了,感怀京剧哪能不亡时的心死。

然而,汇集所有,我却发现,这一切的终极原因,在于他的爱。是爱,促成了他的悲剧宿命。他的爱,即是他的命。

他爱男儿郎身份,却阴差阳错做了一辈子女性;他爱师哥,师哥却最终人性全失,发现原来是场错爱;他爱京戏,京戏却亡于自家人的铁手。因为至爱,他再不能承受这最后之重。

如果不爱,他也许能苟全性命,活成芸芸众生中的一个。

可那样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

不如爱成烟火,瞬间燃尽,却华彩无双。

本文地址:霸王别姬:他的爱,即是他的命

推荐访问:霸王别姬爱奇艺
上一篇:[当你对工作无能为力]丢掉工作的无能为力,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下一篇:对我动心试试_动心的人情难忘,刻骨的情爱难放

Copyright @ 2013 - 2018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All Rights Reserved

人人禅语-人生感悟-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